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科技抵銷金融漲勢 股指觸新高後拉回

誤拔手槍射殺非裔 明州女警遭控二級過失殺人罪

夏天沒有過去(六)

芬妮說:「做『壞事』的人不是壞人,只是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別的而已。我不是壞孩子,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內心的各種陰影和空洞感,聽到有可以讓自己感覺好一點的方法,就去嘗試了呀!」

芬妮在頓悟中活了過來,走出了記憶的陰影,再也沒有碰過任何毒品。她後來說起那件事,總是笑著:「原來我想要逃避的『自己』根本不是我,可能把迷幻藥都搞糊塗了,不知道要對誰下手!我想,就是因為我內心深處隱隱約約地知道,自己其實並不是那個有身體、有名字,由成長經歷堆積起來的孩子,而沒有辦法讓迷幻藥發揮效力吧!當時我身邊的幾個人看起來都很享受,他們叫我別多想,但是我怎麼能不想嘛!我看他們那麼爽的樣子,就忍不住想:我怎麼就沒有飄起來呢?」

我經過一家店叫「幻象博物館」,不禁笑出聲來。我們都已經在幻象世界裡了,還要進去另一個幻象世界!一個待煩了,就再找一個?

「是啊!是啊!進來吧!」招牌呼喚著。誰沒有過想要換一個夢做的時候呢?我們不都還在紅塵裡翻滾嗎?

太陽下山後,我去坐了遊運河的小船。船長說這班船上有很多年輕人,所以他準備把船開到紅燈區繞一圈,讓大家一飽眼福。乘客們反應並不熱烈,不知道是沒興趣,不想表示自己很激動,還是見多不怪了。倒是船長聽起來很想去。

運河裡除了看風景的船,也有以大麻為主題的船,亮著青燈,和岸上的紅燈相呼應。有些運河特別窄小,船轉彎的時候,「咚咚」地撞了幾回牆,就像喝醉了似的。(六)

➤➤➤夏天沒有過去(五)

博物館 毒品

上一則

好想啃一口!這款鼻煙壺像極了玉米

下一則

反對歧視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