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3.6%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新冠增26死 本土確診250例 死亡數未見下降

渴望死去的男人(八)

美麗島事件受刑人在獄中時,辯護律師群在組黨後先馳得點,有些受刑人家屬代夫出征進入政壇,但並不都成為政治人物。一些幕僚襄贊有功,也想自己登場,左右意識各具,在反抗黨國體制和奪權自立的雙重目標競合。

政局在改變,從在野到執政,矛盾也形成。

小說家哥哥在我心目中更重要。

我想起NORI擔任在野黨主席時,多次要請我出掌文宣部,並對記者透露消息。還在其位的是從美國回來,在海外也參與改革運動的文學界朋友。1987年夏天,我在舊金山機場入境美國,迎接我的就是他,見面時相擁而泣。他在前任黨主席手下擔任文宣部主任時,我常應邀參與文化議題的諮詢。

我不會取代他的職務,怎麼可能?

他打聽消息時,我明確告訴他。

雖參與政治改革,也介入社會運動,但我自始就無意從政。投身企業界當經理人,是為了不願以寫作為營生手段,擔心無法堅持信念。四十歲之年應邀赴美演講時,聽到台灣解嚴,徵得妻子同意,想把寫作擺在首位,就是初衷。出任文學、文化界職務,是為了某種淑世心。

我的文學之業,在解嚴後進入新時期。那也是他過世之後,進入的狀況。

一個台灣小說家和一個渴望死去的男人,似乎敦促著我。

在許多報紙、雜誌寫專欄文章,進行我自己所謂的文明批評,是我詩與文學評論之外,與社會更頻密的對話。詩人之外,文學、文化、社會評論家之譽也加諸於我。

小說,是他死前一直期望我不要放棄的文類,我記在心裡。我再出版小說時,已是他死後近三十年的事。(八)

➤➤➤渴望死去的男人(七)

小說 台灣 美國

下一則

相信愛情才離婚 高愛倫61歲再婚:一輩子都要戀愛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