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是否加倍擴大歐記健保或紅藍卡 拜登面臨黨內施壓

猶如「死亡之吻」 專家警告投票權改革案恐傷移民權益

中原女人(二八)

她開了門,慌慌張張收拾了一些日用品和衣服,把藏在捲閘門軸裡的五千元錢掏出來。這是出獄後沒日沒夜打工,省吃儉用存下的。

女子避難所像學生宿舍一樣,中間一道走廊,兩邊有許多單間。不過,比學生宿舍條件還好些,每間只住一個人,有獨立衛生間和廚房操作台,爐灶、冰箱、微波爐、咖啡壺……應有盡有。

米亞辦好手續,把她安置下來,鄭重其事跟她說:「現在開始,你不能去上班了,如果你去上班,你的丈夫再對你實施暴力,我們是無法保護你的。」

她趕忙答應,現在這裡就是她的家裡,家裡人的話還能不聽嗎?

她想到吃飯問題,吞吞吐吐問,不上班,沒有錢吃飯怎麼辦。她可不想動那寶貴的五千塊,要攢起來,以後申請身分用呢!

米亞笑了,拉開冰箱和儲物櫃,裡面有麵包、牛奶、罐頭、香腸、常見的蔬菜和冰凍的肉塊。「早餐是現成的,中餐和晚餐可以自己做。」米亞關上門,安撫她,「這些食物是免費的,是商家和慈善人士捐贈的。」

「住宿費每個月是九十元。不過,你如果沒有收入的話,就不必交了。」

她聽了很受感動,抓住米亞的手握著,不想鬆開。

過了幾天,米亞把她帶到會客室,有一個穿西裝、提公文包的男人在等她。米亞輕聲說:「根據你的情況,我們為你找了一位律師,幫助你申請身分。」

律師聽了她的陳述,公事公辦地向她解釋,問題挺複雜,不僅僅是非法滯留,還涉及到簽證欺詐和偷稅漏稅。如果這兩個官司沒有好的結果,即使她丈夫是本國公民,她也申請不到配偶簽證。(二八)

簽證 咖啡 牛奶

下一則

顯微鏡下的花蕊 居然成了陶藝雕塑品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