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4.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本土確診增185例、15死 陳時中:疫情往好的方向發展

教堂外的毒葛藤(六)

他們隔三差五會去開房。有一次完事後,她說:我們在一起吧!他笑著說:我們現在不就是在一起嗎?你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她說。對不起,我不能給你,他輕聲說。她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轉過身,不再說話。他頓了良久,說:我媽媽和她媽媽是大學同學,我們很早就認識了……她心裡發疼,卻還是不作聲。

那之後,他們之間有好幾個月沒有聯繫。痛楚和思念糾纏在一起,她被折磨得形銷骨立。她認真地想,她真的那麼在乎那個婚姻嗎?她意識到她的確在乎,她想和他大白天裡,手牽著手在校園裡比肩而立,而不是只能在陌生的旅店裡見面。她想把他介紹給她的家人、朋友和她種的花花草草。然而她又想到了,自己是這樣一個後來者,她憤恨自己到來的位置,她憤恨他一開始的欺瞞。

現在,她掉進去了,她對他的愛已然遠遠超越了那些恨,她已對他深深眷戀。對他的渴望如此清晰,又如此強烈,那渴望灼痛了她。她忍不住又聯繫了他。這長久的、難熬的靜默讓她意識到,她有多麼不想失去他,他是她一直尋找的那個人,裡裡外外都是。

我們沒有未來的。當他們又一次平躺在旅店柔軟的大床上時,他說。不,我可以等,我等你一輩子,她堅定地說。她這麼說的時候,心裡充滿了一種既絕望又悲涼的情緒。她這是在做一種權宜之計嗎?還是退而求其次?

秀芝,他抱緊了她。她聽到這熟悉的稱呼,心裡一熱。(六)

下一則

柏克萊加大畢業 律師轉行演唱 顧忠光入圍葛萊美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