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確診逾3192萬 26.9%民眾完成接種

史丹福、加大、州大師生 打完疫苗才能返校

小鎮車站(一四)

他才不會乖乖躺在拳頭底下的。他一定不曉得躲到一個什麼角落裡,可能正和一個大胸脯的女人樂著呢!這樣的,一瓶又一瓶的往喉嚨裡倒。

老沐覺得很有可能呀!她一邊搖著頭、一邊邁出蹣跚的步子,扯著嗓子,粗聲粗氣地對著手中不存在的麥克風,唱起了「酒矸倘賣無」。歌聲從鐵軌上方飄出去,那一片矮矮的杏仁樹都跟著節奏,頻頻晃點著葉子。

不過,老沐隨即發現,當然不是杏仁樹在唱歌,而是輪女人在跟著她一起唱。她非常「干粑獃」咬出來的中文,歪七扭八的,讓老沐笑彎了腰。她想,大概她自己說出來幾個僅會的英文,在老外耳朵裡就是這樣的吧!

輪女人問:「洋蔥特價的歌嗎?」

老沐搖頭說:「不是洋蔥的歌。是中文歌。」

輪女人愣了一下。她比劃著說,剛開始的時候,她以為老沐是特價洋蔥。她以為,說不定是兒子睡過,卻沒有「哆西咪啦唆發來」的女人,找來這裡了。她總是夢見這樣的,有一個洋蔥人面孔的準兒媳來車站找她。不遠千里地跑到山裡來,只為來告她兒子的狀,說那個東西有多壞。就像那些長著鳥喙的女人們,「吧啦吧啦」說起老沐的love……所以,她總是風雨無阻地把自己推來車站。

老沐聽著,哼哼唧唧自語般地說:原來是唱了中文歌,才知道她不是洋蔥人的。

輪女人更正說,是唱中文歌之後,才知道老沐不是韓國人的。但是她很早就知道老沐生活在當地,不是從火車上下來的。(一四)

下一則

台作家林奇伯新作「極地紀」 書寫芬蘭藝術家駐村經驗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