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球確診近7000萬例 德州逾120萬例

愛情水分子(九)

妹妹沒有回來參加父親的葬禮,最初因為簽證。等到辦好簽證,安置好兩個孩子,已經趕不及了。

安葬了父親那天,她留下來陪母親吃晚飯。母親木然坐在門廳的餐桌邊,長久地沉默。她到廚房煮了兩碗掛麵,臥了兩顆荷包蛋,一股醬油、一股麻油。然後把麵條放在母親面前說:「吃點東西吧!」

母親抬起頭,瞟了她一眼,又移開眼神,四下裡掃視一番。最後定定地看著她,嘆了一口氣,說了父親過世後的第一句話:「一家子留下了三個女人。」

她沒有吭氣,只是把視線從母親身上移開,也四處掃了一遍。房子還是那個房子,餐桌也還是那套餐桌,牆壁顏色、家具布置,與十幾年前她大學畢業時幾乎一模一樣。

也是七月,也是紫霞染紅了一片天。只是那時當她走進家門時,父親、妹妹都在,高翔也受邀在他們家吃飯,有魚有肉,三葷四素,還有撒了蔥花的餛飩湯。除了她,其他所有人的歡聲笑語,依稀迴盪。而現在,人去屋空,冷清清。

她和母親圍著一張空蕩蕩的餐桌,各自悶頭吃麵。一縷斜陽穿過窗子照進來,在桌面射出一道晃蕩的光影。麵條有點鹹,可能醬油倒多了,看起來黑糊糊的。

吃過這碗麵,她也會離開,便只剩下母親一個人了。一家子只留下了三個女人,更何況三個女人還各據一方。隨即,她也嘆了一口氣。

唉!說起妹妹與高翔的婚姻,當初可謂門當戶對、男才女貌,旗鼓相當,羨煞眾人。出國留學、婚姻事業,皆順風順水。(九)

簽證

上一則

醫院與樂園

下一則

繼續學游泳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