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阿拉斯加規模8.2地震 關島發海嘯警告

麥卡錫反對眾院戴口罩 波洛西:他真是白痴

徬徨的海(八)

看到學院裡一些歐美留學回來的學人,標榜左派,其實是黨國保守主義的殘留,是裝飾性左派或咖啡館左派,有些還曾是職業學生,甚至是告密者,讓他不齒。李哲彥成為廣告人,為自由資本主義的經濟機制服務,有時也會警覺,但也有自己的執意與堅持。

閉上眼睛,李哲彥感覺較為自在。葉梓把電視關掉,轉了小燈。葉梓一定以為李哲彥累著睡了,其實他閉著眼睛,想東想西。旭海的浪花一波一波襲來,有女人在他眼前的沙灘奔跑,先是葉梓的臉,然後妻子的臉,交互之間看不清誰的臉。他想起朋友的一首詩,說女人是森林,也是海,會讓人迷失,也會吞噬人。

葉梓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問說:要不要睡到臥床?休憩床席會不會太硬了?並拉著李哲彥的手催他過去,兩人才一起在臥床躺了下來。

李哲彥想到兩人在海灘阿朗壹古道旁,漫步擁吻的情景,看著躺在身旁的葉梓,不禁伸手撫摸著她的臉龐。閉上眼睛的她只是靜靜地讓李哲彥從她額頭,伸入髮梢,然後鼻子、耳際、頸項、嘴唇。她也轉過身來,伸手輕觸李哲彥的臉,然後吻了他。

葉梓拉著李哲彥的手接近她胸口時,他把自己的手和葉梓的手拉回來。他不想去撫觸葉梓的乳房,不是不喜歡她的女體,而是不想被海吞噬。某種界線像防波堤一樣,讓海浪的衝擊留在界線之外,儘管激起浪花,但海浪阻絕,形同一種保護之牆。

葉梓也知道李哲彥的心意,不再執意而為。靜靜的夜晚,但彷彿聽得見海浪的聲音。其實,距離幾公里之外,海浪的聲音是聽不見的,應該是心裡的海,是起伏的心靈。(八)

咖啡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