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海灘救生員不足 無人機應急救援 海上投擲救生衣

長周末天公作美 華埠商家迎客流高峰

診所裡的尷尬

我在洛杉磯開中醫診所行醫三十多年,診所位在聖費南度谷(San Fernando Valley),病人絕大多數都是白人,亞裔很少。幾十年來看診遇到很多尷尬的情況,我常常提醒自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要太去追究為什麼會這樣。

一個人從頭到腳共有數百個穴位,中醫針灸在每次望舌打脈、檢查診斷之後,就開始給病人針刺治療。

一名患長期頭痛的女病人來看診,我請她躺在診療床上接受治療,但病人堅決不要躺下,我問她為什麼?病人回答說:「我剛剛才在美髮店做完頭髮,一躺下就會把我的頭髮弄亂了,這可不行。」我只好把診療床搖上來,讓她斜坐在床上,這樣就不會壓到她的頭髮。但當我要用酒精消毒她頭頂上的百會穴時,病人又不願意接受,直說酒精會傷了她的頭髮以及髮型,我暗暗叫苦,只好放棄。

二月的一個星期三,一名六十多歲的白人婦女來看暈眩毛病,我檢查後就開始幫她針刺治療,先用肢體穴位,最後針灸頭部穴位。我看到病人雙眉之間的印堂穴有一團煙灰,我也沒多問,就以酒精擦拭,然後拿針刺了印堂穴,病人什麼話都沒有說。

走出診療室後,我感到有點奇怪,就問前台助理:「為什麼那個女病人的兩眉之間有煙灰」?助理告訴我,今天是聖灰星期三,是天主教的紀念日,教徒在教堂接受牧師的聖灰點賜在雙眉之間,以祈求平安。

我聽完後覺得很對不起病人,回到診療室後,我先向病人對不起,因為我的無知把她的聖灰給抹掉了。病人告訴我沒有關係,她還是希望得到應該有的治療,這個病人就很明白,什麼才是更重要的事。

有一名衣著得體的律師來到診所,穿著熨燙平整的襯衣,戴著顏色相配的領帶,筆挺的西裝褲配上合身的西裝外套,腳上踩著鋥亮的黑皮鞋,他因為腰腿痛前來就診。

我詳細檢查後,要求病人俯臥在診療床上治療。病人說不行,因為他下午要見客戶,趴在床上衣服就會有皺褶了。我說可以脫掉衣服,換上一次性治療衣,病人嫌麻煩不願意換,我只能吿訴他,那我就沒辦法幫他針灸了。

病人不得已換了治療衣,幸好在治療完後,病人站起來,他告訴我,他的腰腿痛已經減輕了百分之九十,並開玩笑地說:「總算值得我換衣服啦!」

很多女性出門都要化妝,一名中年婦女罹患顏面神經癱瘓,症狀非常明顯;針灸需要針刺臉部的經穴,病人拒絕我針刺臉上的穴位,理由有二個,一是酒精消毒會破壞她的妝容;二是針刺可能在臉上留下瘀斑,她以前在臉部注射肉毒桿菌就有過瘀斑。我耐心地勸告病人需要針刺臉上的穴位,效果會更佳;病人問我能保證不留瘀斑嗎?我當然不能保證;病人要求我用身體其他部位的穴位來治療,我只好選用遠端穴位,心裡感到很無奈。

白人女性有很多人天生體毛多,有的女病人不要我針刺腿上的穴位,理由是「昨天忘記刮除腿毛了。」我就直接告訴她們:「我是醫生,我根本不在乎腿毛;我需要的是找到腿上適當的穴位,來解除妳的病痛,腿毛根本不會影響我的選穴治療。」

最讓我費解的,是一個在大醫院工作的放射科醫生,因頸肩痛來就醫,提出的要求是不要用酒精消毒皮膚。我聽到後十分困惑,我問她為什麼?她說不為什麼,「我就要想不消毒就直接扎針」;我問是否對酒精過敏,我可以改用雙氧水,她也拒絕。

我告訴她,在加州中醫針灸執照要求一定要消毒皮膚再做針刺,如果不讓我消毒,我沒辦法幫她治療。她畢竟是醫生,冷靜地對我說:「我可以簽免責聲明。」我只好寫了一份「免責聲明」讓她簽了字。這名醫生總共治療了五次,我很幸運,什麼意外都沒有發生,但至今仍不明白為什麼她不要用酒精消毒皮膚。

加州 亞裔 洛杉磯

上一則

科學營

下一則

射手座(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