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婦持旅遊簽證來美帶孫 海關質疑打黑工

聯合航空取消3架美國-中東班機 法航14日停飛以色列

陪妳去圓夢

驅車從紐約南下,近八百英里,去探訪南方文化,為了圓我們的約定。先在亞特蘭大市中心緩緩地繞著,這曾是妳生活的城市,還有妳工作的地方,或許我正踏著妳曾走過的路上,感覺與妳是那麼地接近。

初識於十多歲,妳有一對細長的鳳眼,兩側顴骨高聳,兩頰下顎骨呈方型,有稜有角的臉,搭配著削得極薄的齊耳短髮,總是抱著一堆英文書,呈現不屑一世的模樣。那時我們忙著郊遊、參加舞會,享受少女情懷的青春,對未來人生規畫仍茫然無知;而妳獨自哼著英文歌、啃英文單字,為出國留學的目標努力著。

不記得為什麼,獨來獨往的妳竟然納我為好友,讓我受寵若驚地暗喜了好久。向妳學唱美國民謠,在妳的指導下,讀了我的第一本英文小說《飄》(Gone with the Wind),一起看了好幾遍亂世佳人的電影,羨慕女主角郝思嘉的美麗與自信,嚮往南方的大莊園、棉花田。我們共同編織著,未來一起去探訪女主角故鄉的夢,書中結語「明天又是新的一天(Tomorrow is another day)」,成了我們對抗不如意的口頭禪。

妳如願來美深造,成為專業註冊護士,偶遇來自喬治亞州的電腦工程師彼得,後來成為妳的終身伴侶,婚後就在亞特蘭大定居。

妳在醫院有份安穩的工作,育有二子,有個令人稱羨的完美家庭。婚後不久,懷有遠大抱負的彼得,辭去工作自行創業,但是理想與現實違背,他好高騖遠始終沒有一份穩定收入,妳挑起養家的重責大任。彼得成長於富裕家庭,過慣優渥的生活,加上兩個兒子高昂的教育費用,妳的日子就是家庭和工作二點一線,一周工作七十多小時,來維持彼得要求的高水平生活。

彼得不得志,在家不斷用吃來填補鬱悶,過度肥胖導致百病纏身。妳除了忙家務,又要照顧彼得就醫,不注意健康的彼得,依舊大吃大喝,妳很擔心但他屢勸不聽,妳也感到無可奈何。我怕打擾妳休息,不敢主動找妳,偶爾妳來電談生活及工作上的瑣事、兒子的淘氣等。好強的妳從不抱怨,偶爾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我好累喔!」

我們相約退休後,一起去尋訪《飄》原著中的大莊園和棉花田,重溫少女的舊夢。我提早退休了,妳羨慕我四處遊走,感嘆身處南方,竟然沒有時間深入瞭解。妳為了彼得的健康保險,也不敢提前退休;終於熬到可以退休的年紀,不巧卻遇上疫情,妳毅然決定留下,在臨床第一線與疫情奮戰。

疫情期間不准親友探視,妳悉心照顧孤獨的病患,為沒有親友在一旁道別的病患禱告送終。妳常帶些貼心小禮物,送給那些無人探望的病人、聆聽病人的傾訴,瞭解他們受病痛的折磨,並安慰鼓勵他們。

有一天突然傳來妳猝逝的惡耗,我驚嚇到不敢相信,上天在開玩笑嗎?後來輾轉得知,妳因猛爆性肝炎,一星期就撒手人寰了。

哀痛妳有許多心願尚未實現,生命就驟然結束,妳曾為家人、為社會發光發亮,那麼就讓我伴著妳的靈魂,去圓我們少女時代的夢想吧!

退休 疫情 亞特蘭大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艾比的煩惱(全文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