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從墨西哥被拐賣到加州2個月 17歲少女機警傳簡訊給911

回顧裴洛西訪台風波 蔡英文:被孤立太久 無法說不

勁球獎

我從工廠裡出來剛坐下,鄰座比爾的大嗓門響起來,聲音裡的責備藏不住:「我剛把妳的賭債給付了。」我忙不迭地道謝,可不是,昨天剛還比爾四塊錢,今天他又添了兩塊的零頭,替我還了新債。

年輕的工程師可達剛好路過,他聽聲湊過來,眼裡滿是擔憂,低聲問我:「妳常常去賭場?妳上癮了嗎?」比爾的耳朵在需要時是很靈的,他插話說道:「她就是個賭徒,錯不了!」然後哈哈大笑。

我慚愧地低下頭,沒想到,去工廠裡轉了一圈,結果讓收錢的麥克白跑一趟,比爾又給墊錢了。賭徒?哈哈,也許吧!

前陣子勁球獎的頭獎金額頻頻超過十億美元,勾得大家心癢癢的。十億元,怎麽花啊?辭掉工作,從勞碌瑣碎中抽身,換得下半生的自由;或舒服地環遊世界,看盡各國風光;或想在哪住下,就可花錢不眨眼地買豪宅,可能性無窮無盡。公司裡一大堆的碩士博士,明明知道中頭獎的機率為三億分之一,但還是前仆後繼樂呵呵去買彩票,那機率是接近於零。

一張彩票兩美元,粉紅的長條紙上整齊地列著六個規規矩矩的黑色數字。買一張,是毫不昂貴的娛樂,更給人做夢的自由,萬一中獎了呢?

公司的同事麥克牽頭,每次頭獎超過十億美元時,他就帶著大家合買彩票。大家眼裡閃爍著不懷好意的憧憬,要是中了頭獎,這入夥的四、五十人可不得集體辭職?人力資源部恐怕忙壞了吧?

十月二日,勁球獎頭獎衝上十億美元,麥克忙碌地穿梭在各辦公室間收錢。開獎第二天清晨,比爾問我:「贏了沒?」我搖搖頭,不單是我們,全美國沒人贏頭獎。

十月四日,頭獎漲到將近十二億美元,麥克把彩票和大家的名字拍好照片,在開獎前一天發給大家,以備天上掉落餡餅,把大家砸得頭暈眼花,會忘了怎麽分錢。結果當然在意料之中,大家並沒中獎,比爾撫掌笑道:「機率從不騙人。」

十月七日,十四億美元。十月九日,十六億美元。麥克更忙了,他一面急急地來回奔走收著鈔票,一面發狠地念念有詞:「現在絕對不能停。」大夥兒每人買一張彩票,比爾則鎮靜地冷眼旁觀,他悲天憫人地搖頭嘆道:「機率呀,機率!」

十月十一日,頭獎已達十七億六千萬美元,開獎是在十一日晚上十一點。十一日那天早晨,我清楚地記得,剛到辦公室,比爾兩眼放光,大聲告訴我:「我昨晚買了十張彩票,管他呢!萬一贏了呢?」沒想到,機率兄在大獎的誘惑下,最後決定加入賭徒幫了,還自己開局,大手筆買了十張。

十二日早晨,我和比爾相視而笑:「機率呀,機率!」可不是,機率從不騙人,公司沒人贏。大餡餅落在了加州的一位幸運兒頭上。

買彩票就是輕鬆買一份希望。美國人去年花了一千零八十億美元買彩票,超過了買菸、咖啡和手機的錢,看來愛做夢的大有人在。以玩票之心玩彩票,娛樂為主,得之我幸,輸之機率,真正的賭徒可是萬萬做不得的。

勁球 加州 咖啡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下雪天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