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酷暑延續 紐約4成納涼中心「六月節」閉門

堵車費停徵 MTA停建新地鐵線

女兒們救我一命

那是一個溫暖午後,我和朋友相約,帶孩子們到住宅區的公共泳池戲水。除了自家四個女兒之外,還加上鄰居的女兒蘇珊和賢能,六個女孩中,么女和賢能都還小,不會游泳,朋友的兒子也才四歲,只能和兩個小姐姐在池邊玩耍。

起初泳池並無旁人,只有孩子們在水中追逐的笑鬧聲,我和朋友坐在涼椅上,一邊看著泳池內與泳池邊的孩子們,一邊聊天享受日光浴。偶爾朋友會像美人魚一樣,技巧地切入水中翻滾幾下,我是半個旱鴨子,只敢兩手平舉,雙腿打水前進。

趁著朋友上岸休息,輪到她照看三個幼小孩子,我想去淺水區橫游到對岸,回味一下當年讀高中時學會的「打水前進」。不巧,這時來了一對日本母女,站立在我欲前往的對岸水中玩投球運動,為了不掃他人興致而有意避開她們,我向其左側游去,不敢抬頭換氣的我,游了一陣卻仍摸不到岸邊,努力伸頭一看,天啊!我怎麼游到水池中央的深水處了。我告訴自己先不要緊張,心情放鬆才容易浮出水面求救,可是試了幾次,都無法把嘴露出水面呼救,最後終於昏厥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似乎聽到遠自天際的細微說話聲,但眼前漆黑一片,令我難以辨識。過了一會兒,才剛微睜雙眼,強光猛烈射來,使虛弱的我無力以對,再過一陣,方能適應周遭的聲光。望著身旁的大小人群,慢慢聽清楚他們說話的內容。

原來我被救了,在我昏迷的當下,朋友正好告訴二女兒我也下來游了,二女兒感到奇怪,膽小的媽媽怎麼會游到水中央?她故意游到我身邊打招呼,沒想到她輕輕一撥,我的身體隨之旋轉,附近的大女兒看到我面部昏迷的表情,驚駭地大叫「媽媽!媽媽!」幾個孩子合力護送我到池邊,再由岸上兩位中年婦人及朋友把我拉上岸來,由於我已甦醒,也就沒叫救護車。

腹中漲滿水分,我請朋友扶我到洗手間去吐水,但因沒有可以讓我彎身壓迫腹部的器物,水吐不出來,朋友見我已無大礙,有事先行離去。妹妹聞訊趕來,送我到附近診所檢查,相熟的龔醫生說,若再晚兩分鐘獲救,肺部進水,麻煩就更大了。至於水漲至喉頭的不適,他說我會不時上廁所排掉,然而最初二十四小時內,最好有人陪伴以防萬一。

返回家中,我果真時時如廁排水,看來沒事,我讓妹妹繼續去忙她自己的事。因為疲累,無法顧及女兒們,我躺在沙發上休息,竟然睡著了。待我悠悠醒來,天已大暗,家中十分安靜,我轉頭一看,沙發邊四個女兒一字排開,跪坐在一旁看著我,一張張可愛小臉上都閃著淚光,她們正憂心忡忡、靜靜地陪著我。

見我醒了,她們破涕為笑,親見我生死存亡的那一刻,一定嚇壞了,我百感交集,憐愛地摸摸她們的頭,心想自己何其有幸,先生出差去了,難為這幾個孩子們充滿孝心地當我的守護小天使

四十年眨眼而過,往事那一幕仍清晰如昨,女兒們也步入中年,孝心依舊。她們幼年時救我一命,並當我的守護小天使的故事,我也將說給她們的兒女聽,希望將溫馨的親子之情傳承下去。

天使 親子 日本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植物學家的心願 /《奇異生命》系列之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