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陳水扁再「逃」一案 國務機要費案後 買官洗錢案也判免訴

陳妍希、陳曉傳婚變 中網扒3疑點:忘不掉趙麗穎?

紐約的天際線

從The Edge眺望紐約天際線。(張宗智/攝影)
從The Edge眺望紐約天際線。(張宗智/攝影)

吹著夏日的風,站在城市的上空,可以觸摸紐約的天際線。登高望遠,看一切都順眼,青山自青山,白雲自白雲,藍天藍得溫柔,我的心情美不勝收。

海外求學又一輪春夏。漫長的暑假,需要放下顧慮,去天高雲淡的地方透透氣,摘下口罩,意味著打開一道禁閉的門,重新去感知世界,與城市建立一種信任、重拾生活的信心。當我登上哈德遜廣場的頂樓時,一種浮力感讓我很亢奮,又有點飄飄然。位於曼哈頓中城,擁有西半球最高的室外觀景台,一塊向外凸出的三角形露天平台,像城市之翼,帶著前瞻性的視野,讓我閱讀變化中的紐約。

居高臨下,令人望而生畏,然而將目光拉遠,又感到心曠神怡。聆聽城市的風聲,沿著玻璃幕牆的四周走,可以鳥瞰曼哈頓全景;寬闊的哈德遜河,將紐約州分成兩岸,一邊都市風光,一邊田園風光。

一幢幢摩天大樓,驕傲地冒出城市表面,似乎仰視或俯視,都不能等閒視之。繁忙的街道與車流,穿行在鱗次櫛比的建築群中,傳遞著都市的冷與暖。

遠觀下的曼哈頓變得平靜、有序、親切,有著都市最初的樣子;依稀可見的行人,變成一個個小不點,微不足道,卻撐起都市的繁華。昨天的我,以及明天的我,都將是這群被圈定在生活中匆匆行走的人,念及此,不由一笑,高高在上的人並沒有與眾不同。

河的對岸屬於紐約其餘的四個區,也有我的小小落腳點,看不見但我能感覺到,它就在那裡,在白雲之下的綠蔭中間,住著一戶尋常人家。天高地遠,整個城市沉浸在雲卷雲舒的地平線,顯得安逸平和。距離感弱化了現實的骨感,大風大浪的紐約,也有清新脫俗的一面。

觀光的人群裡,有一位小女孩過生日,她大約八九歲,一身民族風打扮,非常可愛。在家人的簇擁下,她開心地享受著特別的夏日。藍天恬淡,白雲安詳,腳下是一個傳奇。她像一位美麗的小天使,拉開時光的美好畫卷,原先鬆散的人群慢慢聚攏過來。我們陸續送去生日祝福,一種美妙的氣氛,交織著戲劇化的場面,被一陣陣清風吹遍一個夏天。這是我見過儀式感最高的生日派對。

也許離天空越近,人會變得越天真,觀景台的氣氛一直很歡樂。人們乘著風,髮絲飛揚,衣袂飄飄,擺拍著、嬉戲著,像一群城市上空的飛鳥,可看著比飛鳥還快樂。這是報復性的放飛自我嗎?肯定是的。活在當下,盡情玩耍,我覺得是釋壓的最優解。

身處同一個時代,誰都不易,但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平衡著人生的變故與落差,脫離生活的洪流,這裡依然留下許多生活素材,記錄了他們的鬆弛、釋懷、自足、自癒。

站在城市上空讓人感到輕盈,感到一種超越現實的輕鬆,世界的高與低,遠與近,輕與重,都不再對峙。換一種角度解讀紐約的空間與溫度,感受不少正向的反饋,紐約依舊是那個新奇、刺激、好玩的城市,我們亦如從前那般心無芥蒂地擁抱著它。

當丈量世界的目光變得不再精細,人便灑脫起來,我知道,這些小歡喜、小感動都將扭轉生活的乾坤,曾經被打亂的秩序,被竄改的生活,也在慢慢重建與復原。在生活中丟失的東西,還得在生活中找回來,如同來自現實中的我們,還得回到現實去。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疑難雜症,不代表我們要活得擰巴。世界一直在變,可一直不會缺少快樂的人。

曼哈頓 觀光 紐約州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植物學家的心願 /《奇異生命》系列之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