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小學槍案當下 子彈飛過窗戶 學童滿身鮮血逃

德州小學槍擊案致21死 拜登籲終結槍枝暴力的大屠殺

歐陽走了

吃了晚飯後,按往常一樣到外面散步。走到某處,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以前歐陽和他太太一起在此散步的情景。這個情景是不會再現了,前兩天,歐陽跟病痛搏鬥了一場之後,終於走了。不過他走得還算平靜,也走得很有尊嚴。

走的前幾天,歐陽還在上課,給香港的學生上遠程翻譯課。就在同一天,歐陽夫人給朋友們發了一個郵件,說上門進行臨終安慰服務的護士告訴她,歐陽的生命已經接近尾聲。

歐陽夫人又說,歐陽當天晚上還在上課,他很享受上課的過程。歐陽夫人也不攔他,讓他以這種瀟灑的方式告別人世。

三周前,我們一起去當地的一家中餐館共進中餐。我們按時到達那裡的時候,歐陽夫婦已經坐在裡面的一張桌子邊了,歐陽夫人已經把菜點好,都是歐陽平時喜歡的菜餚。席間,歐陽不再像以前一樣神采飛揚,囁嚅著,說了些什麽,但可惜我們聽得不是很清楚。

歐陽夫人說,最近歐陽狀況不錯,針灸師用針灸給歐陽控制血壓,以前一直吃的降壓藥對歐陽的腎臟傷害很大。

雖然那個時候我看著對面的歐陽,覺得他的臉色慘淡蒼黃,不像是好的跡象,但我心裡希望針灸師的理論是對的,能夠妙手回春,創造奇蹟。

歐陽夫人往先生面前的盤子裡夾了好多菜,但歐陽沒有動多少。席散的時候,歐陽夫人照舊用一根寬大的帶子把歐陽的腰際纏住,在歐陽扶著步行車前行的時候,就從後面拉住帶子,以免先生摔倒。

入夏的時候,歐陽的狀況就不好了。歐陽太太在給朋友們通報的信息中,告知雖然歐陽感覺不錯,但化驗數據披露的結果卻是不好的。我的球友努克和他哥哥都是歐陽的學生,努克告訴我,他哥哥八月要來看望歐陽,又說,就是不知道歐陽能否挺到那個時候。努克的哥哥八月裡終於從紐約來看望了老師,歐陽活過了預期。

前些年,歐陽身體狀況就不是太好了,前列腺有癌變,進行了放射治療,還摔過幾次跤,有次居然摔得血流滿面。不過那些倒也沒有限制夫婦倆每年的日程安排,照舊冬天到香港教書,夏天到法國和夏威夷小住,春暖花開的時候,才回到布魯明頓。退休後的日子就如同候鳥般遷徙,追逐著明媚風光。

歐陽乃歐陽修三十三代孫,八十有二,從哈佛畢業後就到了本地的大學講授比較文學。退休了,卻又轉換講台,繼續授業解惑,直到離開人世前兩天前的夜晚,視頻授課後,狀況急轉直下,進入彌留狀態,徐徐關上了他人生的大幕。

歐陽夫人說,歐陽不喜歡葬禮。所以,按照他的囑咐,不舉行葬禮,但會有一個小型的音樂會表達追思,由在音樂學院任教的努克張羅,歐陽生前已經選擇好了曲目。好吧,那就等到那一天,去參加這個音樂會,沉浸在那些跟歐陽相處的一個個愉快的片段裡吧。

退休 香港 紐約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