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大眾交通口罩令 延長至明年3月18日

華醫:Omicron將成主流病毒株 半年內攻陷全球

武俠小說趣談

近來在世界日報上常看到談及武俠小說的文章,這使我記起小時對它的痴迷。當年家裡有一堆舊書報,由於經濟環境欠佳,閱讀這些書報成了我課餘的唯一消遣。大概是小學四年級,我已沉迷於裡面的一些小說。「秦紅」的「武林牢」是其中一本,可惜只有第一集,我來回看了幾十遍,幾乎把裡面的情節對白都背熟了,尤其是男主人翁秦航題在畫像上的那句「夢迴芳草思依依」,多年後我才知道原來是李煜的詞句。

父親認為,除了學校課本外,其他諸如小說、連環圖對兒童無益,嚴禁我們涉獵。母親識字不多,但非常愛惜書本,這些舊書報就是親友搬家時拋棄、母親撿回來的,她當然不清楚裡面竟然有小說。

除了這些單行本小說外,我還迷上報紙上的長篇連載。「我是山人」寫的「洪熙官」,白話文還雜夾著一些晦澀的詞語,看得似懂非懂。至善禪師和白眉道人之間的恩怨惡鬥,尤其是至善禪師拿一盆水、燒道符作個法、點根蠟燭一照,面盆裡水中就能看到白眉道人正在做什麼,這場景至今卻記憶猶新。

小孩時看武俠小說,在幫派對立、報仇雪恨、爭奪秘笈寶藏、武林至尊之位等當中,總羨慕裡面武功高強的俠客,鋤奸扶弱、劫富濟貧的仗義行徑。我沉醉在刀光劍影、血腥殺氣、快意恩仇的虛無飄渺江湖裡不能自拔,更深信那些不可思議的情節。

金庸「笑傲江湖」裡的藍鳳凰,可以不管令狐沖是什麼血型,就成功地用水蛭給他輸血;還有,很多練就一身絕頂武功的俠女,手掌居然能柔軟得和千金小姐一樣沒長繭。若是不幸劇毒侵身,內功運氣一逼,吐口污血就沒事,五臟六腑竟然絲毫無損。

青春期看武俠小說,焦點轉移到故事中痴男怨女的愛恨情仇。我不會關心虛構情節的合理性,但會為男女主角的愛情耿耿於懷,為痴情的男兒扼腕、為被辜負的女子打抱不平。「笑傲江湖」中不戒和尚雖粗獷也有痴情的一面,我最同情他的女兒儀琳,繼承了乃父情種基因,卻青燈黃卷、孤獨終生,怎一個愁字了得!

如今年近花甲,看武俠小說,總細細推敲品味故事人物背後作者究竟要影射些什麼。「笑傲江湖」裡,「岳不群」、「任我行」等雖是虛構,認真地觀察日常周遭認識的人,真不乏類似的偽君子和狂妄自大喜愛被歌功頌德的人物。所謂名門正派、邪派魔教這標籤真是耐人尋味。「金庸、岳川」的「血影」裡備受江湖尊崇的金獅劉大俠,全家人若沒做過虧心事,哪裡會懼怕那假的血影?

武俠小說的荒謬正當性屢受詬病,被排斥在正宗的文學作品外。我卻不以為然,「不可能」並不等於「不存在」。點穴麻醉、千里傳音已是能實現的事實,飛簷走壁也不再是只有懂輕功的才能做到的事。說不定,那些拍武俠片時需要電腦特技輔助的場面,有一天真的會發生在我們的身邊呢。在今天這充滿未知、動亂的世界,也許閱讀一下富有娛樂性的武俠小說,會帶給我們空虛心靈一點慰藉與期待。

小說 幫派 世界日報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紀念吳舅舅

下一則

經濟學家趙岡92歲辭世 女兒憶慈父好人緣、充滿毅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