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全球警戒 佛奇:若已傳入美國不意外

新變異株入侵 義大利通報境外移入確診首例

柳樹下的籃球場

公園旁有一籃球場,時有籃球愛好者不約而同聚集在這裡;有臨時組隊打全場、或打半場的,也有三三兩兩對打、或單獨練習投籃者。在這裡只需一球在手,不論相識與否、球技如何、不分男女老少,皆能盡情享受獨樂或眾樂的自在。

球場邊挺立著一棵在此地極為罕見的大柳樹,每當微風徐徐吹來,茂密的柳枝便隨著風的節奏搖曳起舞。柳樹下有一張約六英尺長的靠背座椅,椅背上釘有一方銅牌,上面鐫刻著簡短的紀念文。這是十多年前此間的一位高中學生,在一次跳水的訓練中,因頸椎受到嚴重傷害而喪生的意外。

事發後不久,他的父母在悲痛之餘,選擇在這一棵優美的柳樹下捐贈這張紀念兒子的座椅。長長的椅座不卑不亢地面對著籃球場,這裡是他們心愛的兒子,生前經常來打球的地方。

每逢周六早晨,在這球場奔馳的是一群上了年紀的球痴。他們定時在球場內聚集後,即按當天的人數組隊,互顯身手較勁。這些志同道合的球友都是年過花甲卻老當益壯的籃球迷,個個身手矯健,以球會友,長久以來樂此不疲。若非逢下雨天,他們是不見不散的。

我的一位朋友便是其中的一員,他自中學開始加入籃球校隊後,數十年來未曾間斷過,如今年逾古稀,仍興致勃勃,對籃球的愛好絲毫不減當年。

每周六一大早,他便從家中銷聲匿跡,杳無蹤影,因此太座時有怨言。僥倖的是他在一次患感冒期間,獨自到球場練球直至大汗淋漓;回家沐浴後,倒頭悶睡一場,醒來發現感冒竟不藥而癒了。太座也拿他無奈,從此便任由他去了,樂得他如魚得水,雖有時難免自球場掛彩而歸,卻也無怨無悔。

通常他們在經過激烈的兩到三場賽局後,皆已肌腸轆轆,隨後結伴上餐館共進午餐,補足了元氣後,方才盡興而歸。他們自詡是一群雄風餘存的老馬,老邁一詞在這裡是不存在的,球場周遭也因他們而顯得朝氣蓬勃。

此外,我偶爾也會見到一對很不尋常的父子現身球場,常驚異於那孩子輕鬆巧妙地將球不偏不倚地投入籃框內。從他父親口中得知,此童僅有八歲,小小年紀在球場上的舉手投足,令人嘖嘖稱奇,假以時日,必將是一名籃球健將。但見那身手不凡的父親,總是耐心地示範教導兒子運球投籃,真是虎父無犬子。

一日我在漫步中端量著球場,不禁動容於這張長椅所承載的,是一對父母經歷了喪子之痛後,無盡哀戚的寄託。座椅前後嫩綠的柳枝隨遇而安的秉性,默默地慰藉著人們躁動的心靈,它們同時又和諧地襯托著球場上生機盎然的景象。置身其間,我頓然領悟,這些年來,柳樹、長椅、籃球場,彷彿有默契似的,早已結合為一體了。

上一則

酒駕的暴力事件(下)

下一則

假如雞比熊貓更珍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