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恒大危機 反映中國致力控制多年的債務潮

輝瑞補強針施打對象 CDC與FDA未達共識

吃錯藥

有時覺得某人行逕不常態,甚或表現古怪,一句戲言「吃錯藥啦」也就輕鬆文雅地帶過,不算具有什麼貶意。年近七十,可真沒聽說吃錯藥的真實案例。

我自己則天天吃藥,有的早上吃,有的晚飯後吃,還有睡前吃。尤其早餐後各式維他命、降膽固醇和控制心跳的藥,林林總總一大把,大部分顆粒滿大,得分上四、五口才如數服下,看上去可比早餐的花樣還繁多且色彩豐富。一歲半的外孫女總專注看著我,目光期待我會分享於她,直到我全部吞完,才失望地繼續吃她的兩色單調早餐。

那天一早,如常拿出瓶瓶罐罐和擺滿維他命的藥盒,一一吞服著。突然覺得心臟病的藥看起來比平常大顆一點,怎麼是淡藍色?吃了近半年才知道。正一邊納悶一邊快快吞下去,刹那間驚覺不對,應該是白色的!藥已滑過喉嚨。抓起藥瓶一看,是與醫生處方的瓶子大小相似,但蓋子上標的是「Sleep Aid」。糟啦,吃錯藥啦!

退休後天天悠閒,偏偏今天有幾件大事要辦,整顆安眠藥下肚,必然很快產生功效,得睡上八小時才會醒了。於是立刻叫上老伴抱起孫女,開車先她送日間幼童看護中心。

半小時後順利完成第一任務,已經開始打哈欠,當機立斷換老伴開車,我看導航。這是移居德州兩個月以來,首次前往自來水公司申請當日供水,因為時間急迫,必須帶上資料親自辦理,我怎麼能不振作去辦呢!人生地不熟只好全靠導航,誰知竟然被引導到背後公寓住宅區,繞上一大圈,又回到大路旁的一棟辦公大樓。總算看到水公司的工務車,安心進去吧!

可是偌大樓房只有前後樓房中央兩個入口,而且要爬樓梯到二樓才有門,忍著日前扭傷的腳痛爬上去,烏黑玻璃上大字寫著私人辦公室,沒密碼和推銷員拒絕入内,看來是背面那扇門才對。又一跛一跛好不容易去到背後,問人才知道疫情期間只開放前面的門。真是百般無奈,連打哈欠,搖搖擺擺回到前門,幸好有公司員工上班得以順利進入。

完成第二重任已哈欠連天,但還得買些食材才能應付全家晚餐,於是請老伴回程停留越南小超市。那時的我除昏昏沉沉還腳痛難耐,就告訴老伴買些什麼,獨自睡在車上等候,暗自告慰總算事情都辧完啦。誰知回家昏睡醒來,才知道我想買「青江菜」,竟然說成「青花蟹」,老伴還體貼地把青花蟹洗淨蒸好,可是如何替代青江菜呢!我很不好意思地告知女兒,女兒不以為意地安慰說,女婿還曾經整個禮拜把抗焦慮藥當心臟病藥吃,鎮定作用太強,無法正常處理事務,弄得差點去急診室。原來不是只有我吃錯藥,而是吃錯藥的人都多多少少出點問題,不好意思告訴別人。

心臟病 越南 德州

上一則

下一則

我最喜歡的樂器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