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森簽法:加州法律文件禁用「Alien」一詞

說剪髮

美國上理髮店需要事先預約,剪完頭髮後又不為顧客洗頭;因此早年的留學生為了方便及省錢,有些人練就了一手理髮工夫,一直到成家後仍繼續為家人操刀剪髮者有之。

去年自新冠疫情爆發後,興起了一波家庭剪髮的熱潮。友人雯蒂上初中的兒子雖惜髮如命,無奈於疫情持續蔓延,理髮店都被迫停業,她兒子不得不甘冒風險,求助於母親為他剪髮。雯蒂先在網上仔細看過如何剪髮的視頻後,再買了全套道具,一切就緒後,小心翼翼地操作著,動工為兒子剪髮了。

未料她在緊張中,一個不慎,真給剪砸了,亡羊補牢之計,只有一修再修;然而頭髮愈修愈短,最後實在無計可施了,只好全頭以電推剪理到底,最終幾近成了光頭。兒子頂著剛剪完的頭,哭喪著臉、委屈地發誓再也不讓母親碰他的頭髮了。雯蒂因力不從心而感嘆道,這真是件知易行難、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呀!

多年前,一位很能幹的朋友向來是他們一家四口最稱職的理髮師,在令人稱羡之餘,她道出也有出差錯的時候。一次她為先生剪髮,不慎在後腦勺剪了個缺口,怎麼修剪也彌補不了。第二天先生上班前,她拿出眉筆在那缺口處來回塗抹著,試圖掩蓋它。然而怎麼看都覺得礙眼,連戴帽子也遮不了醜,先生只有悻悻地趕去上班。她說那次烏龍後,她的信譽受到重創。

回想我在高三那年,由於沉重的學業及準備大學聯考的壓力,在放學後,同學們有時會留在教室內讀書、做功課,或在一起討論問題,偶爾書讀累了,我們便在忙中找點子自娛作樂。一日閒聊間,有一位同學抱怨她的頭髮凌亂需要大整修;當時我不知哪來的勇氣,居然大膽地毛遂自薦幫她修剪。更想不到的是,她毫不遲疑地答應了。

於是我們找來了一把剪刀,在同學們的圍觀之下,我便將她的頭髮一層一層地打薄後,再稍微剪短,完後她攬鏡自照一看,滿意極了!同學們也都稱讚她的新髮型,既顯得清爽、活潑又有生氣。過去她前額的頭髮遮掩了她半張臉,經修剪了瀏海後,面目一新有如換了個人似的。

那是五十多年前的往事了,感謝那位同學毫無保留地允許我在她頭髮上動剪刀。那也是我這輩子唯一的一次為外人剪髮。

兒子的頭髮從小是我剪的,上初中後,我開始送他去理髮店剪髮。當時他顏面薄,不好意思要求髮姐修剪出他想要的髮型,每剪完頭回到家後,他總是嫌東嫌西的,懇求我再作修剪。經過幾次折騰後,我索性再拾起剪刀重作髮媽。

幸而他也一直很捧場,我們早有默契,雖然偶爾難免出點小失誤,他也從未介意。後來連他的同學都要求我幫他們剪髮,但我毫不猶豫地婉拒了,我早已沒有年輕時候那種大無畏的精神替外人剪頭髮,也擔當不起萬一失手而留下不可彌補的遺憾,造成兩相尷尬的局面。

疫情 美國 留學生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McAfee之死:斃命西班牙監獄「防毒教父」的荒誕冒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