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俄駐美大使返回華府 期待兩國建立平等務實關係

Delta病毒擴散全球 專家憂疫情復燃

流動畫

圖/閔娜
圖/閔娜

有一次我在為畫作的背景傷腦筋,很想將類似抽象浪漫的意念帶入,卻不知道該如何下手時,無意在網路上看到各種炫目多彩、令人眼花撩亂的畫作。再進一步了解,才知道這是一種流動畫(fluid art painting)。

流動畫不需畫筆與任何繪畫功底,只要將各種壓克力顏料加入水、乳膠或助流劑混合均勻後,以各種技法倒在畫布上,然後將畫布上下左右傾斜,任多餘的顏料淌下;當各種顏色因著不同的重量、密度重重疊疊,相互堆擠,各種顏色巧妙地碰撞在一起時,就成了一幅像是做了一場光怪陸離的夢、或像神造萬物的奇妙細胞組合、或像失控的火星撞地球,獨一無二的畫作。站在畫前,人的思想馳騁在無盡的想像中,每個人對畫的解讀可能都不一樣。

看完視頻教學後,按捺不住蠢蠢欲動的心,立馬動手。一想到沒多久就可見到漂亮的成品,那興奮勁讓我只想將調好的顏料倒在畫布上。哪知搖完畫布後,結果卻是一團混沌,不但兩手五顏六色,色料滴在院子地上到處都是,調色棒不知何時被小狗泰迪叼走,染著紅鼻頭的牠翹著屁股猛搖尾巴,等著我在這場新遊戲中出招。

有了初次經驗,我了解到狗絕對不能在場攪局外,我還需要一張鋪上塑料的工作桌、一個籃子放置搖好的畫作、一次性手套、手紙、調料棒、杯、助流劑、吹風機、電子秤、水等,一樣樣擺好後,供我學功課。儘管視頻教學的畫者看來極為灑脫,隨手一倒畫料,顏色的奇妙組合像變魔術般呈現,但相信這也是經過許多實驗後才得出的成果。因為我老是手忙腳亂,不是調料不均,就是下料次序不對,每次都有新的錯誤。經過不少練習,丟掉不少畫布,我終於能領略些要點。

近幾年,流動畫在各處風行起來,但實際上,流動畫是墨裔畫家David Alfaro Siqueiros早在一九三○年作畫時無意間創造出來的。這種將科學與藝術結合的畫風,展現出一種無拘無束的美,對於花了多年心血學習成為畫者的人而言,或許這稱不上真正的藝術,但我覺得若有人願意建立工作室並將它併入治療課程,讓自閉症或有心理疾病的患者學習操作,這過程舒壓又療癒,因為人們不需花很長的時間,跟著老師按部就班地操作,就能得到令人驚艷又有成就感的作品。

對我而言,它是愉悅、開心、有趣的,它讓我找到我的初衷,應用它來作我畫作的背景外,在「玩」畫當中,腦子不斷思索創意,那種無可比擬的興奮心情,似乎再次回到學生時代的課堂,我還享受了創作的樂趣。

流動畫充滿許多不確定,然而,驚喜總是在完工後出現。我想,我已愛上流動畫。

火星

上一則

麥當勞產物

下一則

邂逅的海(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