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阿拉斯加規模8.2地震 關島發海嘯警告

麥卡錫反對眾院戴口罩 波洛西:他真是白痴

花娘

二○一四年六月我搬進老年公寓,面對兩棟三層大樓,平坦寬闊的停車場和廣場,綠蔭蔥蘢,綢緞般的偌大草坪,其甬道蜿蜒環繞而行,心裡那種舒暢快樂油然而生。

接近二號大樓,一片花的海洋,五顏六色嫣紅姹紫,競相鬥艷。數十盆花盆高低有致,櫛比鱗次,蜂蝶起舞遊吟演唱,好像熱烈歡迎新搬來的朋友;高空散落下來的霧水,細細涼涼飛落在我們臉上、胳膊上,涼滋滋的好不愜意舒暢。定睛一看,是一位瘦弱矮小眉目清秀的菲裔女人高擎著膠皮水管,像噴泉一樣噴灑水絲,滋潤嬌小艷麗的鮮花,我們都以為是公寓僱傭的花匠。

後來得知,她是普通的住戶,終身未嫁孤身一人,沒有什麼別的嗜好,也不願聚眾談笑瘋玩,只是把全部的生命情感都傾瀉寄託在養花護花,創造美麗的花圃。一年四季長春,都有花欣賞,得到別人的一句謝謝讚賞,就興奮不已,像吃了蜜棗一樣甜美。她完全自費,出錢出力,購置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花盆,一袋袋的花土肥料,殺蟲劑噴壺膠管……,每當看到她矮小的身影,纖弱的身姿,在揮汗如雨微笑如盛開的鮮花,那美滋滋的勞動之美,愛花戀花的精神風貌,我們路過無不駐足,送出摯愛敬仰的目光,禁不住揮手致意。

好事多磨,好景不長,風雲突變,新任黑人女經理新官上任三把火,發文通告嚴禁私人養花種地,違者按條例處罰!這位花娘上前求情寬限多次,無果而終,不得已收攤,毀花砸盆含淚回家。從此,公寓荒禿灰濛濛,沒了生機一片。再也沒了花香鳥語,剩下了光禿禿的硬水泥廣場、稀疏蕭條的幾棵楊柳樹和倖存的草坪。花娘從此一蹶不振,似乎生了一場大病,人消瘦,面色灰,整個人瘦了一圈,見面的微笑蕩然無存,無聲無語,沉默孤獨。

疫情期間她更是形容枯槁,如同公寓的花圃蕭條光禿,戴著黑帽子圍脖緊緊的,手套口罩都黑黑的。偶爾在走廊上走走,不見朋友形單影隻。花娘總與百花生,興衰存亡相依,我們為花娘祈禱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蕭條 疫情 口罩

上一則

陰街陽街

下一則

Neo與New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