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女400米跨欄 美摘金銀牌 冠軍名將破世界紀錄

金山市長幫獄中哥哥求情、涉收禮等違規 遭罰2.7萬

母親節裡憶母親

身為人母,母親節自然是這一年當中最誘惑的日子。先生護駕兒女伴遊,鮮花亮眼美食爽口,這一天真是好享受。趕上颳風下雨出不去,也能在家好吃懶做一整天,妥妥地實現著盼了一年的「女王控」。當然,就是不管怎樣撒歡放懶,我也要給國內的母親留時間聊家常,越洋煲一鍋黏黏糊糊的「母女電話粥」。

只是,兩年前母親在家鄉辭世,我的節日裡再也沒有她的聲音。那份叨念、那份疼愛、那份千山萬水也隔不住的親近,已成為節日中我再也無從獲取的奢侈品。在沒有母親的母親節裡,我聽著孩子嘰喳左右,媽長媽短,幸福的笑容下藏著何等的疼痛,因為我再也沒有媽媽可喊。

在我童年的記憶中,母親是個剛強潑辣的女漢子,除了滿身粉筆灰地站在黑板前講課,還能擼胳膊、挽袖子地幹粗活,拉煤車積酸菜,脫坯蓋房刮大白,溜齊的短髮、汗涔涔的臉,渾身散發著那時代崇尚的勞動美。

母親在高中的劇社裡當女主角時,遇見同校同愛好的父親。那時候姥姥當家,擔心兩人年紀輕不定性,堅決反對。母親在愛和孝之間選了後者,於高中畢業後考師範前的空檔中,背著父親隻身來到城外的礦山做臨時工,打石頭賺錢。父親上門找母親,被姥姥告知出城探親不在家,吃閉門羹。他哪肯罷休,四處託人打聽到母親下落後,遠涉至三十里外的石頭場,踩著滿腳血泡找母親。

父親不僅為母親帶來血染的忠心,還帶來蔚藍的夢想。他望著一碧如洗的天空告訴她:「我考上了空軍二機校,把妳的未來交給我吧!」母親被眼前頂天立地的癡情漢所融化,忘了姥姥的叮囑,這次在愛與孝中間擇了前者,卻未料這一刻的錯選,輸掉了整個婚姻。

父親上學後,母親未能按計畫去讀師範,以僅僅十九歲的年紀生子做母。見生米做成熟飯,姥姥心疼女兒含憂幫忙帶娃,要強的母親便抓緊時間自修功課,結業考試後當了小學老師。

父親畢業後分到空軍基地,開飛機、做機師,逢年過節才回來探親,繼而有了我和妹妹。 母親的「拖油瓶」越來越多,她巴望父親能早日提幹,好以眷屬身分隨軍生活從而全家團圓。

後來父親果然晉級升職,苦等了十年的母親白天又縫又綉,為全家準備「入伍」新衣,喜滋滋地迎接著父親諾言兌現、遠走高飛的那一天。父親終於到家,卻耷著頭告訴母親,文革一開始,他就同一位跟他站到同一革命隊伍的女兵生有染,還懷孕了,他不得不回來同母親離婚。

母親聽罷如遭晴天霹靂,沒法相信她心中的癡情漢已成負心郎,當場氣暈過去。隨後幾天,父親數次下跪懇求後,她心軟了,在一個陰雨霏霏的下午,摟著我們三個娃,在鎮政府簽了離婚書,放走了他。

母親從此帶著三個孩子,開始單親生活,直到再嫁給年長她十多歲的我繼父,才逃出風雨飄搖的日子。若干年後,當她在「電話粥」中聊起過往,我並沒有問她我兒時想問的問題:「妳恨不恨我父親?」我想,當一個人能夠像講別人的故事那樣講自己往事,她已經從「人生若只如初見」的無奈,蛻變到「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境地了。

人間五月春滿園,天堂今夕是何年。獨自在家時,我常常來到母親的照片前,凝望她栩栩如生的笑容,難禁淚目。我默默地對陰陽永隔的母親說:「媽,又到了母親節,咱倆再煲一鍋電話粥吧。」

美食

上一則

Terrible Twos

下一則

馬斯克:狗狗幣是貨幣的未來 母親節禮物也是狗狗幣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