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輝瑞補強針打不打?CDC:可先諮詢自行評估

被控引燃加州小鹿山火 恐面臨9年徒刑 婦否認縱火

我替你洗澡

浴室裡傳來喁喁細語:「不要急,我來幫妳」「妳還沒脫鞋子,怎麼脫褲子了」「慢慢來」。我知道這是廿七歲的小女兒正在替我九十六歲的媽媽洗澡。

去年三月,被紐約疫情嚇壞,我急電把正在讀第二個碩士學位的小女兒召回洛杉磯。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小女兒再也無法回到寄居四年的紐約,就此在家裡住了下來。

隨著疫情在洛杉磯越演越烈,本來還怪我小題大作的女兒,為了保護同住的外婆,比我還嚴厲的把門關起,做了我們的守護天使,不但我們祖、母、女三人完全禁足,連外來客都一概拒絕。

一女當關,老媽莫敵,其間被她擋在門外的親朋好友不計其數。我只有事後一位一位電話致意道歉。

到了十一、二月洛杉磯疫情高漲,女兒決定拒絕再讓醫護、照顧媽媽的人員上門,把我們家這個防疫鐵桶的最後一個空隙封了起來。閉關自守,其他事好辦,替媽媽洗澡是個大工程,女兒挺身而出:「我來!」

每周兩天,我坐在浴室外,聽著女兒對媽媽親聲細語,想著她年輕的手,撫慰媽媽老皺的肌膚。時光迴轉,我彷彿看到當年媽媽在浴室裡替小女兒洗澡,粗糙的雙手,逗弄著小女娃兒細嫩的皮膚。那時的媽媽,差不多是我現在的年紀。

浴室門打開,小女兒扶著媽媽回房休息,看著她們蹣跚的腳步,我看到生命滾滾洪流的雀躍。

廿五年前,我有一位替我小女兒洗澡的媽媽,今天,我有一位會替我媽媽洗澡的小女兒。

疫情 洛杉磯 紐約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