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女警誤開真槍擊斃非裔男 群眾抗議 明州宣布宵禁

「抗體藥」注入立即免疫 雷傑納隆:更能根除病毒

旺仔

前些天,兩個女兒說想養隻寵物狗,並到附近的領養現場去物色搜尋。當看到教養良好、毛色鮮亮的狗兒們時,不禁想起了我們在中國養過的最後一條狗「旺仔」。

旺仔的名字是一群在茶廠實習的大學生取的,那時牠約莫兩個月大,是一隻毛茸茸的可愛小狗。旺仔的媽媽是一條流浪土狗,天天和其他流浪狗在南區山上呼嘯山林,偶爾也會在南山茶園一閃而過。

有一天,當我經過茶園時,有一隻小狗從茶樹叢中跑出跟著我,我還看到牠媽媽、一隻部分毛髮脫落的母狗帶著其他幾隻小狗迅速離去,我等了好久,狗媽媽卻都沒有回來尋牠。

小狗跟我到了茶廠後,妻子和八歲的女兒非常喜歡,父母親也樂得有狗相伴,於是就收養了牠。所謂收養,其實就像以前老家的一樣,給些飯菜,在茶廠的院子放養著。院子離發現旺仔的茶園很近,如果願意,狗媽媽也可以隨時帶走牠,但狗媽媽再也沒有出現過。

有了小狗後,家裡更熱鬧了,女兒放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陪牠玩,我們也時常從食堂中要些吃剩的肉骨頭來餵牠,前來實習的大學生常逗牠,並給牠取了名字「旺仔」。

不知不覺中,一年過去了,旺仔也逐漸長大。直到有一天,學校的常務副校長有事來茶廠,旺仔迎接他的是咧嘴齜牙、狂吠不止,令我們尷尬不已。我們也意識到旺仔不能再放養了,必須鍊住管教,否則咬傷他人就麻煩了。於是我用麻繩將牠栓在柱子上,沒想到習慣了自由自在的旺仔劇烈反抗,不停吼叫,乃至咬斷麻繩跑了。

第二天,改用狗鍊將牠鍊住,牠還是激烈掙扎反抗。我們內心也在掙扎,我們知道鏈住牠是個巨大的折磨,但若不控制又恐生事端。正當我們不知如何是好時,旺仔咬斷鏈子跑了,再也沒有回來,我們四處尋找仍無蹤影。

但約莫一個月後,我們又見到旺仔了。那天我去接放學的女兒,在小學校門口看到了搖搖晃晃、極其虛弱的旺仔,趕緊將牠抱上車帶回家,並買了雞腿、牛奶等餵牠,但旺仔只喝了幾口就不吃了,蜷縮在窩裡。在離家的一個月裡,牠一定受盡折磨和苦難,可是我們無從知道。

隨後的日子裡,旺仔眼中恢復了一些神采,但還是萎靡不振,非常恐懼陌生人,一見到生人就夾著尾巴,退縮回窩裡,甚至瑟瑟發抖,眼睛透出無盡的恐懼。

我們也向寵物醫院尋求幫助,但他們也愛莫能助,因為旺仔受到的是肉體和精神的雙重創傷。剩下的日子裡,旺仔就象一個遲暮的老人,做得最多的是兩眼無神地趴在角落曬太陽。牠是在想念牠的媽媽?還是在回味原有的快樂生活?或者隻是在享受最後的平靜時光?

有一天,旺仔再次失蹤,當二哥在茶園的一個角落找到牠時,牠安靜地伏在草叢中,已永遠地閉上了雙眼。二哥將牠埋在茶園的一個小山丘上,那裡可以看到校園中央的觀音湖。我們都很悲傷,特別是女兒傷心得抽泣不已。

我們都在想,如果從小就給牠套上項圈圈養,牠就不會失蹤而受到傷害,就不會過早的失去生命。但圈養的生活就是牠喜歡的嗎?也許牠更喜歡記憶中隨媽媽在山林中自由自在生活,我們不知道,旺仔也沒有選擇的機會了。我也在想,美國的寵物狗快樂嗎?當牠們失去了繁衍後代的權利和能力,日復一日吃著營養均衡但單調的狗食,遵從著主人的教導,用十餘年生命給別人帶來歡樂的同時,牠們也在享受快樂嗎?可惜,汝非魚,安知魚之樂。我愛狗,卻也能感受到狗之悲。

美國 中國 牛奶

上一則

工傷二三事

下一則

較量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