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直播中〉一洲焦點/美國劫後餘生下一步、紐時介紹中餐拓荒者

美俄峰會結束 普亭兩項宣布讓緊張關係現趨緩曙光

轉角遇見浪漫

大西洋在摩洛哥轉了一彎,被一座小島莫卡多(Mogador)絆了一跤,躲進了海灣裡。從此,摩洛哥多出一個「美如畫」的藍色風城索維拉(Essaquira)。

海風吹來豐富的漁產,吸引各地商船。在公元前五世紀,迦太基航海家漢諾到此建立了一個貿易站。幾世紀以來,每一個國家都想占領這一角,阿拉伯人、猶太人、法國、西班牙,雷霆萬鈞地跨海而來,卻逐一地如潮汐般退隱,歐洲和非洲文化在這裡相遇,西班牙古砲台在城堡上站崗,索維拉仍舊依偎在摩洛哥的海灣裡。

漁船從晨曦中緩緩靠岸,沿著海岸線築成的石牆向漁港延伸,成群的海鷗爭相領隊,浪濤敲醒了礁石的好夢,市集開始忙碌的一天。穿過舊城區,棋盤式的街道在高聳的拱門下交織,狹窄的街道上鏤著駱駝的足印,藍色的拱門上刻著猶太教的徽幟,小貓在廊下憩息;附近的清真寺旁,宣禮塔呼喚人民作早課。城牆內的小商店慵懶地甦醒,店家端出了精緻的木製拖盤、絲巾和畫布,在晨光下為小鎮梳妝。

走進城區,陣陣海鮮味撲鼻而來。一位年輕人拿著廣告單走過來:「夫人,新鮮的蠔、蟹,坐下品嘗吧?」我隨意回了一句:「早餐才用過,也許睌餐吧?」不料他殷勤地走了過來,遞給我一張名片:「這是本地最好的西班牙海鮮店,我兄弟開的,請賞光,報我的名字Boudain(寶燈),有折扣。」我將信將疑地收了名片,離開了海鮮市場。

全副武裝地參加了下午的駱駝行,跨上了駱駝才知道那英姿颯爽的照片只是攝影師的傑作。在將近一層樓高聳的駝峯上,烈日和風沙左右夾攻,裹緊了頭巾還得擔心隨時會飛走的太陽眼鏡。

灰頭土臉地顛簸了一路,迫不及待地帶爬帶滾地翻身下來。好不容易搭上了車,忽然靈機一動,與其灰溜溜地回旅館,不如去找尋那位寶燈推薦的餐館?我們在市區中心下了車,按圖索驥,才發現自己進入了尋常巷陌,順著小徑走去,一座花木扶疏的洋房出現在眼前。

登上二樓,阿拉伯的掛毯、西班牙式的大甕和法式劰餐具已經靜候多時了。我們不約而同的點了西班牙海鮮飯,相視一笑,跌入了時光機裡。那年在新澤西港邊的餐廳,享受了一頓豐盛的海鮮後,我下了賭注,將一生交給了外子,三十多年來攜手邁過的日子如浪花般在沙灘上起舞,濤聲不斷,但是潮汐如常。彩霞已染紅天邊,海浪正在向沙灘辭行,婆娑的樹影下,一隊駱駝緩緩走過。

大約一個多小時才姍姍來遲的海鮮飯,被番紅花渲染得鮮艶奪目,龍蝦和濃郁的飯香撲鼻而來,久違了的味覺又復活了!分量不多卻十分精緻,正要起身離去,一位師傅走過來問,再添一盤嗎?原來海鮮飯是分層端上桌的!彷彿是一場天然海底撈,當我們從深海逐漸游上淺灘時,夕陽已全然退隱,師傅捧了一個大陶甕出來:「您需要打包嗎?」

這道菜竟像童話中的聚寶盆般取之不竭,這會兒我真有些感謝那位寶燈先生了,他在歸程的轉角上預留了這一席浪漫!

這一天,跌宕起伏於風城,駱駝行及西班牙海鮮飯,像跳了整天的探戈,總算在瑰麗的夜景中畫下了句號,回到旅館,推開窗子,一輪明月升上海面。索維拉!可以打包嗎?

猶太 旅館 新澤西

下一則

裸女PK菊花畫 蘇富比、佳士得競拍常玉畫作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