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川普對美國經濟各執一詞 事實查核:都有說錯

俄亥俄州哥倫布發生大規模槍擊 10傷 嫌犯在逃

俄東奇遇記(上)

上世紀九○年代,我們與哈爾濱菸廠談合作計畫。由於蘇聯大缺菸,哈菸看準時機,在海參崴成立一家菸草公司,準備設廠投產。一九九三年夏,哈菸邀請我們到海參崴考察當地市場,並討論境外合作事宜。我們一行六人,由哈菸的副廠長帶領,從哈爾濱搭飛機到伯力(Khabarovsk),在那兒過了一夜,再轉乘西伯利亞鐵路,到海參崴(Vladivostok)。

在伯力下了飛機,等了很久看不到計程車,大家心中有點焦急。但見同行的一位操著俄語與一位軍人搭訕,不久那個軍人神祕地開來了一部軍車,讓我們魚貫上車。抵達旅館後,我問那位會講俄語的人:「到底他們是誰?」回答很妙:「他們是俄羅斯遠東區的軍警,搭他們的便車很安全。」我問:「你們與他們有什麼關係?」回答:「沒有關係,他們部隊的薪水微薄,出來撈外快而已。」我罵完後愣了一下,不敢想像聞名世界的俄國軍隊,會做出如此沒軍紀的勾當。隔天離開旅館往火車站時,那部我們專用的「軍警巴士」已經到達,看樣子是等候多時了。

伯力位於黑龍江與烏蘇里江的出海口,是兩江流域貨物的集散地,人口大概在五十萬左右。往還機場及火車站的路上,我們看到人民腳步緩慢,沒有大城市的喧囂。

沙俄自從彼得大帝成功地進入波羅的海後,往東不停地吞噬西伯利亞及中國東北的大片土地。有歷史學家說:「在海權發達時期,沙俄所占領的陸地面積,不亞於西歐諸列強在世界各地占領陸地面積的總和。」

海參崴的俄文意思是「東方皇后」,位於中俄交界,離北朝鮮不遠,是東北亞的一個天然不凍港,也是俄羅斯在太平洋最大的海軍基地。長達九千多公里的西伯利亞鐵路,東起海參崴,西抵莫斯科。

伯力到海參崴坐的是臥艙,從火車上看到廣大的寒帶樹林,偶有野鹿漫步於森林草原之間。西伯利亞的夏天與我們在「齊瓦哥醫生」電影中所見冰天雪地的景色,完全不同。如果地球繼續暖化,西伯利亞這一片未開發的處女地,將是俄羅斯的地理寶藏。

我們搭乘的火車比台灣的寬敞,幾乎每站都停。月台上賣飲料、食物的小販十之七、八是中國人,打從心底敬佩這些無孔不入的中國商人,連老大哥的錢都賺,真了不起!這段旅途需要十幾小時,為了打發時間,我們喝俄國的伏爾加酒佐餐,烈酒入肚,不覺朦朧大睡,不知東方之既白。醒來時火車已抵達海參崴,哈菸外調的員工與司機已在月台等候著歡迎我們。

我們住進一間老舊的客棧(Hostel),它是海參崴唯一開放給外賓住宿的旅館。這旅店一定是當年某機關的招待所,房間不小,但就是沒有衛浴設備,每層樓二十多間旅客共同使用一間衛生間,只有排隊等候的時間,就夠你瞧了!衛生間只有一個大小便的洞,沒有抽水馬桶,沒有衛生紙供應,浴室與廁所沒有隔開。當天缺水缺電,旅客使用的便紙沒水沖走,全部丟棄在地上,堆積如山,臭氣沖天。這是一個如假包換的「人間煉獄」,我真的不趕相信世界上還有這樣的旅店。

同行的李先生非常機靈,久聞俄羅斯物資缺乏,在旅館登記時,用機場免稅店購買的巧克力與門房換衛生紙,分發給我們。他本人因內急非上大號不可,首先發難,僅用兩分鐘完成平常十五分鐘的大事。我問他:「為何如此之快?」他驕傲地回答:「我用打火機取光,用成功嶺訓練好的蹲馬步姿勢站立,閉氣兩分鐘,再用上以巧克力換來的衛生紙擦拭,大功成焉!」真羡慕他有這種能耐。

我們常把吃飯、睡覺、上大號,視為想當然的簡單事,誰會想到在海參崴,上大號變成談虎色變的夢魘。奇怪的是當人把上大號視為畏途時,身體會自動調適,我在下面的三天裡,變得便祕,直到離開海參崴後才恢復正常。(上)

俄羅斯 俄國 便祕

上一則

遲到100年 賓大建築系向林徽因頒發畢業證書

下一則

招潮蟹喜歡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