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女在寵物店踢狗籠 還搧觀光客巴掌

維州TJ高中歧視亞裔案 最高法院裁決:招生政策合憲

憶員林實驗中學(下)

我在花蓮中學初三下學期讀了兩個多月後,搬到台中,半途中無法考轉學,只能辦插班借讀。在邱厝裡安頓好了,四月一日星期一,家父便帶了我倆坐火車到彰化員林實驗中學見了楊展雲校長,他特囑也是山東人的教務組長親自替我倆註好冊,搬入宿舍,第二天開始上課。

在員林實中時間太短,除了楊展雲校長外,已記不起任何人的名字。楊校長是北大政治系畢業的高材生,當年被譽為山東青年三傑之一,在大陸當過縣長、青島市教育局長、山東省政府秘書長及國大代表等要職。在台以國大代表身分兼任實中校長,未支領校長之薪俸,真乃奉獻百年樹人的偉大教育家。楊校長滿腹經綸,口才超強,朝會訓話出口成章;但常罵學生懶惰,以濃濃的魯西口音說:「你們只會拖死狗!」

我們到員林實中時,原來從澎湖防衛司令部子弟學校遷到員林來的山東「八聯中」流亡學生早已畢業了,但有一些當年被迫從軍的流亡學生,退役復員後到員林實中復學的,他們都是高中部或師範部的,比我們大十幾歲,很照顧在當時實中已不太多的小山東老鄉的我倆。

我的同班有很多從大陳島撤退來台的,再加上從泰國、緬甸、寮國、越南等地來的游擊隊,和一些台灣各地來的學生;幾乎全是外省人的子弟,操各地方言,就如處在眷村一樣,特別親切。全班的同學都比我年長,有一名還有兩個六、七歲的兒女。

記得一名同學很會抓蛇,到野外用手抓住蛇尾一抖、一甩,那條蛇的脊椎被抖鬆後,直直地垂下,動都不動;他把蛇塞進空玻璃瓶子放在教室養著,整個動作敏捷、帥氣。我怕蛇,只敢在老遠的後頭跟著。一名大陳來的同學功課不錯,常跟我一起切磋問題。另外一名同學擅長表演,後來在台視演起電視劇。有兩位高壯的的同學每晚就寢前,在宿舍外鍛鍊舉重健身,練就六塊腹肌和結實隆起的胸肌。

我們全體住校,睡在大統艙式的上下舖。吃飯在土地廣場上,每十人蹲在地上圍成一圈;中間擺一盛菜的鋁盆,大部分是湯湯水水,吃慢了就沒菜了,所以大家飛快地動筷搶菜吃。我以後吃飯極快,就是那時訓練出來的,後來到成功嶺入伍訓練時,同桌的人都搶不過我。

小時家境窘迫,除了每學年必須繳制服費到花蓮中學訂做的制服外,別無像樣的外出服裝。到了員林實中,也只能穿出繡著紅色「花中三五八○」學號和藍色姓名的花中制服。一天被一名教官攔下,他問我:「你怎麼不穿校服?你這是穿的什麼奇裝異服?」我連忙向他解釋一番,並說:「詳細情況,請向教務處的教務組長查問。」總算過了關,繼續穿我的花中制服在校行走。

員林盛產水果,員林實中的後山上種了滿山的果樹。在實中最精采的回憶,是有次周末和幾個同學上山偷採荔枝。正爬在樹上吃得不亦樂乎時,被一果農發現,他追得我們落荒而逃,把裝在身上的荔枝都跑掉了,不知東西南北地從山路的另一面跑下山,繞了一大圈才回到宿舍。

讀了兩個多月後,學期結束,把員林實中的成績單寄到花蓮中學,不久就收到花蓮中學的成績單及初中畢業證書。暑期中我考上了台中一中高一,我老弟考轉學也進了台中一中初三。在邱厝裡的空軍眷村共約一百多戶人家,只有我倆考進台中一中,當年母親可是得意的很。

我們搬家、插班借讀,全是靠了朋友的幫忙才如此快速順利完成,照常規走是不可能的,所以絕對是世界紀錄!真的是「在家依父母,出外靠朋友」。

在實中有機會接觸了一些當年從軍、復員的山東流亡學生,知道了一些當年山東「八聯中」師生的悽慘遭遇。我於一九六五年在金門八十四師一個砲兵連服了一年預備軍官役,我們的連長就是隨濟南第三聯中逃到澎湖,被迫從了軍。他後來考進陸軍官校,成績優異,選了砲科,到陸軍砲兵部隊後又被送往美國受訓,開了眼界。

他很照顧我這山東老鄉小弟,常跟我念叨家常、發牢騷。那年李宗仁前副總統從美國回歸大陸定居,連長跟我說大陸的經濟已開始蓬勃發展,重工業也已起步。我真是聽的一愣一愣,也開了眼界。

在員林實驗中學這短短的兩個多月,雖然刻苦,但對我的人生旅途,實在是獲益良多啊!

教育局 越南 健身

上一則

用竹子呼應「減碳減廢」 姜道宏青年景觀賽奪冠

下一則

秋雨如詩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