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輝達帶頭下跌 拖累史指和那指連跌4日

失眠怎麼辦? 別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專家教你如何入睡

《老照片說故事》曾經的芳鄰

一棵主幹兩相交疊、有如跳雙人舞的淡粉色山茱萸。(作者提供)
一棵主幹兩相交疊、有如跳雙人舞的淡粉色山茱萸。(作者提供)

三十多年前,玲聶和瑞奇是搬進卡城近郊新開闢社區的第一家住戶,數月過後,我們成了鄰居。

當我得知這對年輕夫妻出生紐西蘭,長住澳洲,很直覺就聯想起那年極賣座的一部澳洲電影「鱷魚丹迪」(Crocodile Dundee)。只是當時服務於輝瑞藥廠科研部門的瑞奇,斯文白淨又溫和有禮,和粗獷靈動且直爽俠氣的丹迪先生,絕對是截然不同的類型。

玲聶性格樂觀圓融,很平易近人。由於我們剛搬進新家,大從額外裝修、園景規畫,小至室內欄杆和意外的家具刮痕,都挺費神費心,玲聶很樂意邀我參觀她的新居布置,其中尤以主臥房,由不得讓我對色彩所營造的情調印象深刻:酒紅色的厚軟地毯和劇院式的窗幔,淡粉壁紙鄰接天花板處,加鑲一圈絳紅色鈴蘭攀繞的寬邊壁紙,浴室地磚和牆壁也是一系列的深淺酒紅。

玲聶不但提供室內裝潢的接洽資訊,還不吝分享她的天然秘方:塗抹核桃果肉,可以減免或不顯家具上的輕微刮痕。

玲聶和瑞奇的二樓主臥房窗戶,居高臨下,正對著我家的車房左側,我們打算在那兒種一長排杜鵑花添景,雖然我們要繞道才能探賞。想到春日花開時,能憑窗賞花,也只有她倆夫婦,禮尚往來,遂特意去請問玲聶喜歡什麼顏色的杜鵑花,種上賞心悅目的花色,讓觀者心情美好,也是樂事之一。於是,奶油色車房邊牆,年年逢春,便喜見艷紅杜鵑,欣欣盛開如長龍。

玲聶主修護理,捱不過學習階段的種種煎熬,果斷輟止,瑞奇則完全支持妻子的決定,人生苦短,何必選難捱的職業做,老和自己過意不去!趁此合拍之歡,兩人挑選一棵主幹兩相交疊、有如跳雙人舞的淡粉色山茱萸(見圖),種在主臥房後院旁側,每年早春,繁花開得茂密,翩翩迎風,彷彿粉蝶停了滿樹,雅美極了!

有一年初夏清晨,我從廚房窗戶望出,發現兩家互不設籬的後院,不知何時突然矗立一棵高大的瑞典楓樹,我們新種七尺如成人高的糖楓,頓時比照成了小樹一棵。原來隔鄰女主人,等不及小樹長成濃蔭,瑞奇當下就為嬌妻圓夢,樹影拖蔭到陽台,兩人正好一起享有更多的戶外生活。

注重生活情調的兩人,在後院底層陽台上方,請工人搭建遮陽棚架,夏日下班後或周末,夫妻各持一杯紅酒,或查探前後院花草樹木,或躺平棚架下休憩,或互抹防曬油進行日光浴。看在當時我們公私俱忙,有一雙幼年子女要照顧的眼裡,自覺活得灰頭土臉,放眼兩人世界裡的這對澳洲夫婦,好會過日子呢。

瑞奇有一年外派加拿大多倫多高就,玲聶一起隨行,請來專家為羅曼蒂克的住屋設置全套安全偵測系統。遠行的一年期間,也曾見他們短暫回來探視。外派期滿,雙雙重回此地愛巢。我們再見面時,玲聶笑容燦亮,隔了三秋似的,邊擁邊加強語氣說:「安,我們有『好多年』不見了!」

玲聶隨後請獨住澳洲的老媽媽來玩,銀髮慈顏,澳洲口音的英文,和她女兒、女婿一般樣,聽得習慣也就親切。

又一年晚春,玲聶家前院插上賣屋牌子,不到一星期就售出,兩人搬去了佛羅里達州環海的聖彼得堡。相較於密西根的有湖無海、陽光季溫和不長,佛州的陽光金燦,海水蔚藍如澳洲,顯然吸引喜愛戶外生活的「澳棲」夫妻。

懷鄉不忘本的玲聶和瑞奇,似乎為中國古詩裡的「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寫下佳美的異國版註腳呢。

澳洲 瑞典 佛州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泰山石敢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