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土耳其7.8強震波及敘利亞 2國至少640死上千人受傷

趕快登記:CVS女性免費體檢 沒醫保卡也可以

難忘的游泳課

疫情前,有機會陪孫子傑克去上游泳課,看著他張嘴猛吸一口氣,腮幫子鼓得像風箱,緊抓著池邊慢慢下沉;臨到水漫鼻孔,突然又冒上來,反覆好幾次,心懷恐懼又極力求好。這是傑克上游泳課之前的熱身操,我怎麼覺得畫面如此熟悉,活脫脫就是他叔叔小時候和老奶奶我當年學游泳的翻版。

我曾經任教的私立油廠國小,擁有當年首屈一指的游泳池,煉油廠子弟不會游泳堪稱稀有動物。老三在小一的暑假,我幫他報名游泳營,教練是我的同事體育組長陳老師;開課第一天,我把他載到泳池邊,留下老大在一旁陪伴,便回學校處理行政事務。

過了幾天,我發現老大欲言又止的神態,我問:「什麼事?」老大說:「弟弟一直不敢悶水。」嗄!難道他那一頭濕漉漉的頭髮都是別人潑灑的?

第二天,我特地等到上課之後騎摩托車去突擊,只見泳池裡黑壓壓的人頭,老三縮在角落,脖子挺得高高的,特別顯眼,我跑過去伸手按住他的頭用力一壓,他沒提防所以嗆水了,一個勁兒猛咳。

課程結束了,老三當然沒學會游泳,而我的舉動竟成了和陳老師茶餘飯後的趣談。一山還比一山高,有名家長比我還急性子,據陳老師描述,那個媽媽穿得漂漂亮亮坐在池邊,受不了兒子的表現,竟然穿著衣褲、臉帶妝容跳下水。聽著好笑,其實真想大嘆一聲:「望子成龍,天下父母心啊!」

我雖然在海邊長大,卻比老三更怕水,上了初中才有游泳課,但只占體育科目的一小部分,下水的次數少之又少;加上來自城市的同學早就學會游泳,相形之下自然吃虧。

我們的體育老師是個大齡單身女士,在校以嚴厲博得「老處女」的綽號,在那循規蹈矩的年代,已算是大不敬。她從不下水,上課前總握著一根長竹竿,只要朝著遲疑不肯下水的人一橫,咚!咚!咚全都進游泳池了。就在那時,我才知道只要雙腳離開池底,便會掙扎不停,只要池水漫過肩部,即使是盛夏,依然瑟瑟發抖。

課程進行得特別快,為了應付考試,我在腦海裡熟背口訣搭配手划腳踢,在臉盆裡悶水練憋氣,這種陸地演練招式只能是空口白談。考試那天,我從深處靠牆一蹬,雙手一陣亂舞,不到一半便沒氣了,倉惶中抓到老師的救命竹竿,游泳分數低空過關。

進了師專照樣有游泳課,下水的次數依然少之又少。游泳池正對大餐廳,上課時雖背對用餐的人群,總感覺注視的眼光猶如蒼穹群星,那時候犯傻,買了一件亮黃泳衣,真不懂藏拙。我們的體育老師是個仁慈的大帥哥,允許會游泳的同學等在前面救援;即使如此,依舊心懷恐懼,那種感覺延續好幾年,常常被水中掙扎的惡夢嚇醒。

為娘的我,歷經八年的游泳課程仍舊一無所成,怎能奢望老三即時表現?何況我這麼一壓,已讓他嚇破膽,我只能勞煩外子帶老三到兒童池中,從戲水重建信心。

外子更是個十足的旱鴨子,他的游泳課程始於高中,高二時因為同學溺斃池中,宣告終止;大學測試則仰賴好友戴泳帽、蛙鏡,喬裝代打,老師心知肚明仍放水。忝為半個油廠人,我幫外子找了一個言明二十堂游泳課包準學到會的教練,風雨無阻從不缺席,課程結束了,五千元台幣也打水漂了。

孫子傑克報名的是一對二教學、每堂三十美元,時程是二十分鐘。教練脾氣真好,在這十分鐘裡任由傑克堅持,想著白花花的銀子瞬間消失,我差點重演當年的大絕招。

經由老二埋怨,最後幾堂課換了一個教練, 只見他輕輕一按,傑克頭部瞬間進水,嗆咳之後乖乖照做,糾纏過一期又一期,終於來個大突破。那天傑克在淋浴室裡放聲大哭,宣洩一肚子的委屈。

最近游泳池重啟,傑克報名一對一的課程,學費雖昂貴進展更神速。我們從視頻裡看見傑克突破瓶頸還進級,高興之餘,更消除心中疑慮,懼水與否全因個人因素,和遺傳搭不上邊。

游泳 疫情

上一則

著名街頭藝術家班克西塗鴉 出現烏克蘭街頭

下一則

另有一番風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