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揭曉1.85兆方案 「沒人會得到所有想要的 包括我」

一洲焦點/中國測試極音速飛彈 美國新的「史普尼克」危機?

淡水河記趣

小時候住在台北和平西路底的空軍眷村,只有十二戶人家,我們家是最靠近鐵路的一戶,沿著鐵路走十來分鐘,從廈門街左轉約二十多分鐘就走到跨越淡水河的螢橋了。

螢橋邊有個水上遊樂園,唯一的入口處在河岸陸地上,遊樂園建在浮橋上,有許多好玩的遊戲攤;還有浮標圍起來的游泳場,有救生員負責安全,但必須有大人帶著才能進場。那時國共對峙,台灣海峽情勢緊張,我們的軍人家長都留守在部隊,很少回家。

二哥毛毛及隔壁家的花生常到那裡玩,他們走的是免費的水路,從河中游到遊樂園後面的浮橋爬進去;玩完了,就光明正大地走出來,回到螢橋下藏衣處,穿上衣服回家。

暑假的一天,毛毛和花生又要去螢橋水上遊樂園玩,我知道後一定要跟著去,毛毛說:「不行,你不會游泳,等你長大一些學會游泳了,我們再帶你一起去。」我說:「我已經會悶水了,也扶在爸爸的背上游過水,如果不帶我的話,我就告狀,大家都去不成!」聽我說要告發,他們只有就範了。

到了螢橋下,他們各扶著我的一隻手臂,把我夾在中間;我們沿著橋墩,摸著圍在橋墩邊的大石頭走到河中心;然後順著水流,腳尖點著河床底,朝著前方不遠處遊樂園的浮橋方向,載浮載游。遊樂園就在眼前了,不料河底突然變深,一個踩空,掉入深水,暗流把我們推進漩渦裡,他們倆自顧不暇,把手一鬆,各自游開逃命去了。

接下來,是我一生都不會忘記的溺水經歷;看到他們游開,我在慌張中不停揮動四肢拚命掙扎,一張口連喝了幾口水。突然間,我安靜了下來,在水中張開雙眼,看到四周都是氣泡,好像練習悶水一般,身體慢慢地浮了起來,一出水面就盡力地吸氣。

我知道可以吸氣了,變得一點也不慌張,忽沉忽浮之間,順著水流朝著遊樂園浮橋飄了過去。此時有人看到了我,浮橋上圍了很多人,有人指著水中浮浮沉沉的小孩大聲叫喊,待我飄到浮橋邊,救生員遞來一根長竿子讓我抓住。就這樣,我終於免費進了心儀已久的「螢橋水上樂園」了。

救生員大哥看到我凍嗖嗖、怯生生地站在那,全身上下只有一條媽媽自製的三角泳褲。他遞給我一條毛巾讓我擦乾然後問:「小弟,你的衣服呢?」我指了指螢橋那邊,「大人也在那邊?」我點點頭。

在那時代,沿著河堤邊上建有一些臨時的克難屋,住了些人家。他也不起疑,說:「好吧!弟弟,你可以從大門走出去,以後要小心一點,不要離開大人了。」我看到毛毛和花生躲在人群裡,兩對驚奇的眼睛瞪著我看。救生員大哥帶著我走向出口,回家後,大家都三緘其口,絕不敢提起這回事。

長大後,游泳成了我最擅長的運動,參加過許多次運動會,曾在某次院校運動會中贏得一個冠軍、兩個季軍及一個團體亞軍。

謹以兒時記趣,紀念毛毛——我的二哥、終身摯友、飛行生涯同袍——楊以綸中校。

樂園 游泳 台灣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3500年古泥板涉掠奪 法官批准沒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