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88歲共和黨國會老將葛拉斯理宣布角逐連任

CNN主播葛謨遭前任ABC女主管指控性騷擾

《老照片說故事》相濡硯墨情

華姐贈給作者的一方硯台一塊墨。
華姐贈給作者的一方硯台一塊墨。

大學畢業後,我進入台北一間國營事業;任職的首日,在辦公室初見鄰座容貌姣好的華姐。午休時,見華姐鋪紙洗筆,硯台研墨,揮毫自如。然後,她俏皮地對我說,從今起我們就是同「事」共硯,相濡以「墨」,並遞我一小幅題詩的墨梅畫。她的親切感立即溫暖我忐忑不安之心。由於在工作上華姐經常指導我,工作之餘又有不少閒聊,久之,我倆便成為工作上最佳搭檔,私下亦成為無所不談的好友。

當年,三十出頭的華姐是家庭經濟的支柱,上有父母,下有一位剛讀大學的妹妹要供養,又身負房貸,她的生活很簡樸。她有位在鄰近大樓任職工程師的男友傑,他長相普通,比華姐年長四歲。華姐每天容光煥發地上下班,下班後傑總是盡護花使者之責先陪華姐步行返家,再折回他的宿舍。

有天,華姐帶著微紅的雙眼對我說:「傑住在南部的父母親因省籍和宗教因素,堅決反對我倆的婚事,相濡以沫已成空,不如相忘於江湖。我們之間三年感情在昨晚決定畫上句號。以我的年齡來說,石頭將愈撿愈小了,但我會堅持寧缺毋濫的擇偶原則。我的餘生除了工作,將是陪伴父母親終老,假日到教會服務。我桌上的硯台和墨是傑以前送的,如今看見它們只會觸景傷情,妳是我心目中硯和墨未來主人的最佳人選,相信妳會喜歡它們。」

一方硯台一塊墨,承載著華姐刻骨銘心的戀情,唯恐她日後「淚彈不盡臨窗滴,就硯旋研墨」,我以沉重的心情接收她的託付。

來美後,我因家庭、工作再加上遷居數次,漸漸地與華姐失去聯絡,每當看到書櫃裡曾使用過數次的硯台和墨就會思念起華姐。退休後,經輾轉聯絡上了華姐,得知她一生未婚,她的妹妹大學畢業後即考入同一國營事業服務,工作後不久即結婚生子,現居於華姐住所附近。一直與華姐同住的父母,前些年也以高壽先後去世,不禁使我憶起她的「一語成讖」。她又精神抖擻地訴說這些年來,學會了烏克麗麗和口琴兩種樂器,已參加教會無數次的巡迴義演。

前年我返台與華姐再相見時,她告訴我,某次參加演出時,在一家養老院與因病坐輪椅的傑巧遇,傑的妻子已病故,一雙子女均在國外生活。華姐淡然地說,朋友就該患難與共,現在她常抽空探望和陪伴孤獨的傑。傑何其有幸,能在白髮蒼蒼的暮年再遇有情有義的華姐!

養老院 退休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McAfee之死:斃命西班牙監獄「防毒教父」的荒誕冒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