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拜爾絲再度退賽 放棄自由體操單項比賽

東奧/男4x100米混合泳 美10連霸破世界 德雷塞爾第5金

回憶六○年代過年

一九五九年十月,我由陝北調到咸陽,夫妻團聚,到了春節過年,心裡特別高興,這是我們婚後第一次踏踏實實一起過年。當時是困難時期,物資短缺,一切憑票,但是妻子仍興致勃勃地準備年夜飯,按老家的傳統變出了一桌菜。

平時難得吃到肉,過年就把省下的肉票集中使用,桌上出現紅燒肉。妻發布指令:今晚放開吃!我聞聲興致高漲,連吃兩塊,油呼呼的滿足生香。說也奇怪,平時難得吃到肉,這時嘴饞,可胃裡食欲不振,兩塊下去,第三塊就不想吃了。這是什麼生理現象,我不得其解。

還有一道糯米塞藕是她幼年在湖州跟母親學會的拿手菜,把糯米灌到藕的洞裡,用筷子戳緊,煮熟切片,清香撲鼻,絲絲相連,我們一邊吃一邊想起江南家鄉。還有一碗八寶飯也是她精心準備的一道菜,先把紅蘿蔔丁、花生米、柿餅丁、瓜子仁、紅豆、橘子皮、核桃仁等能搜羅到的五顏六色乾果鋪在碗底,排列成圖案,再把老家帶來的糯米輕輕倒在上面,蒸好後倒出,底面朝上。那些蒸熟的乾果,色彩斑斕地吸引我們的目光,又香又甜又好看,增添了過年的歡樂氣氛,彷彿我們又身處家鄉,重回我們的幼年時代,此物最相思啊。

吃完年夜飯,我們連忙寫信給老家的親人,向他們匯報年夜飯的菜單,當時沒有手機,沒有辦法像現在這樣,立馬把各種精心準備的菜拍發過去,給老家的親人看看。

六○年底,家裡的大兒子出生,供應情況愈加困難,春節應景,每人發十粒褐色的水果糖,我們全給了孩子;他舔得津津有味,記憶中是他第一次品嘗水果糖,那鏡頭我們到現在還深刻在腦海裡。

那些年城市大些,供應好一點,所以年關時節我常騎車兩小時到西安碰碰運氣。有一次在大街上,給我碰上有人開車來賣寧夏的醃羊肉,我如獲至寶,買了半腿羊肉回來。又一次我在大慶商場的副食品部,看見地上攤著一堆墨魚仔, 一個個蘋果大,水淋淋黑乎乎的,降價出售;北方人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沒有人要,我連忙裝了回來,家裡吃上了海鮮。

五、六○年代,西北人認為豬蹄是髒東西,殺豬時把蹄一砍就丟掉,商場裡有時毛哈哈地堆在一起,價出奇地低廉;有一次給我碰上,買回來裝了一臉盆,用火筷子把毛燙掉,大冬天在水龍頭洗了很長時間,北方的同事看見,都問這東西怎麼吃。

南方老家的供應比北方要強一點,我們暑假回老家就盡量買一些能保存一段時間的臘肉帶回來,當然也要憑證,父母弟妹都把他們的票據讓給我們用。回到北方,把臘肉掛在牆上,想吃時就割下一小塊熬湯。大米也是要帶的東西,老家人不喜歡吃秈米,覺得味道不適口,他們就讓給我們去買;對我們來說,只要是米就行,而且秈米顆粒長,出飯率高。咸陽平時難得有米供應,到了春節,南方人憑戶口本註明的南方籍貫每人可購一斤米 ,當時的供應情況就是如此。

一九六四年家裡又添了老二,兩個孩子的衣服都是老大穿過給老二,後來又縫縫補補給老三。大人和孩子的上衣補丁加補丁,褲子的膝部和臀部都補一層,縫紉機的線跡一圈圈像運動場的跑道。到了過年,妻子總想辦法給每個孩子做一件新罩衣,外表看起來光鮮一點。當時還供應一種再生布,是用粗纖維和廢料製成的布,購買時不需要布票,成了我們孩子多的家庭的搶手貨。

除夕我們都要給孩子發壓歲錢,兩毛一張的新票子成了他們的寶貝。初一我們宣布全天不用做功課,任務就是玩。出去的時候,口袋裡裝滿爆米花、紅薯條和按人頭供應的幾塊水果糖,他們興高采烈,情緒高漲。同時我們給他們每人買兩包小鞭炮,有兩百個,這是他們的最愛。有時候再帶他們去渭濱公園,到動物園看猴子,在小湖裡划船,這就是六○年代最完美的春節娛樂了。

核桃 六四 動物園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