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薛曼26日會謝鋒與王毅 美:建立高層溝通管道非談判

克拉斯尼奇摘柔道首金 科索沃史上奧運第2金

家鄉地名故事

我的老家在浙江嘉興市近郊的一個集鎮上,這裡是周圍十來個村莊的中心,也是四鄉百姓進城的要道。一九四○年代鎮上就有南北百貨、魚肉蔬菜豆腐、飯館茶肆理髮、醫館藥店等近二十家商鋪,市面興盛。可是它卻有一個不雅的稱呼,叫做「狗頭頸」;那時我還小,經常聽到村民們講「去狗頭頸買包香菸」,或者說「家裡有客人,到狗頭頸買點肉」等,當時聽多了,習以為常。

一次去南匯鎮舅舅家,有人問我:「你住在什麼地方?」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住在狗頭頸」。那人哈哈大笑,說「住在狗頭頸上,不怕狗搖一搖頭,都摔了下來?」當時我有點尷尬。回家後對父親講了,父親告訴我,我們鎮子的名字其實不叫「狗頭頸」,而是「古竇涇」,因為比較生僻,被誤讀成「狗頭頸」,久而久之,就成了古竇涇的「別稱」。

這一帶,地處水網地區,人們都沿河而居,所以地名多以村內的大姓加上河流命名,在周圍十八個村莊中,像陸家濱、李家兜、殳家港、黃家漊等帶姓氏的就有十二個。其餘以特色而名,如村內有人以扎(編)魚網捕魚出名,就叫做「扎網濱」,村內有開設染店的成了「染店濱」,村民開挖池壙養魚的就被稱為「魚池匯」,都一目了然,順口好記,可是為什麼唯獨我們的地名特別,叫「古竇涇」呢?

我讀小學時,校長也姓張,是同族,比較熟悉,就問他這個問題,他說他也不清楚。兩周後,他告訴我們,他去查了「嘉興府志」,書中有記載,明朝末年這個地方還是荒無人煙;至清朝順治年間,才有一名叫張明泉的農民帶領家人來這裡定居,開荒闢地,繁衍後代,二、三十年後形成了村落,因為村民全姓張,就叫「張村」。原來如此,這個張明泉就是我們三百多年前的共同先祖,難怪附近老年村民現在還稱古竇涇為「張家頭」(意為張家的地方)呢!

可是好端端的張村怎麼又變成「古竇涇」了呢?我再去問父親。父親是村裡德高望重的長者,他思索一陣後說,「我聽村裡的前輩們講過,清朝時有一位姓竇的將軍曾經帶軍隊來這裡住過,可能與此地名有關」。

到了二○一○年,古竇涇行政村(含十八個自然村)開始編寫「村誌」,這是三百多來第一次,一切從頭開始。他們組織班子,查找資料,走訪老農、地方人士,對歷史和現狀作全面調查研究,我也曾向他們提供一些材料。

去年我回鄉探親時,他們送給我一本有四百多頁的「村誌」,其中關於地名的考證,他們從眾多零星記載和傳聞中理清頭緒,給出了答案。大致是,清光緒二十三年,竇爾敦之子竇飛虎率一支義軍南下,經過張村時在境內的永昌廟西側駐紮休整。其時適逢大旱,流經張村的河道乾涸,禾苗枯焦,百姓求神拜佛也無靈驗,眼看就要失收,焦急萬分。竇將軍見狀,就命令士兵和張村百姓一起拓涇挖河,經過十多天努力,將一千米長的小河拓寬挖深,從而引來河水,緩解了旱情,當年取得較好收成,避免了一埸饑荒災難。次年,張村村民為了感激竇將軍,就把村名改為「古竇涇」,一直沿用至今。

我家鄉的地名從張村到古竇涇到狗頭頸、張家頭的故事,蘊含著許多地理、歷史及民俗的因素,反射出中國地名文化的多樣性。可是僅此而已,沒有下文,「古竇涇」這個名字從何而來,還是不得而知。

中國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