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94歲金山華裔婆婆遭刺傷 影像曝光 無人及時伸援手

第3針疫苗測試 他輝瑞混打莫德納「肩膀像被重拳打」

石板石筆情結

前不久回國探親,在故鄉的老屋裡,兒時使用的不少物品依然存在。在抽屜裡的兩塊石板觸發了我七十多年前讀小學的遐想。

現在的書寫工具五花八門,應有盡有。筆和紙的種類之多,讓你數都數不過來。在我讀小學的時候,筆只有兩種,就是毛筆和石筆;書寫用紙只有手工製作的毛邊紙、毛頭紙和宣紙等幾種。成人都是用毛筆書寫,上學的小孩子只用石板、石筆寫字。

石板是用青色的板狀岩石製成,呈長約一尺,寬約七寸的長方形,厚約兩毫米。石板的顏色越深越好,這樣才能使寫出的字更加清晰。四周鑲著約半寸寬的木框。為使木框更加牢固,還要讓小爐匠在木框兩個面的四角上,鋦上四個鋦子加固。即使這樣,時間長了,孩子們失手摔壞石板是常事。石板比較脆,從課桌上摔到地上,一般就會摔裂,所以那時有的學生拿著沒有框的、殘缺不全的石板上學。

石筆是用軟的岩石加工製成。最常用的一種石筆,是比火柴桿粗一倍、四楞狀的白色岩石條,長約十釐米,這種石筆最便宜。但是也有其缺點,就是「刺石板」,其中含有雜質的硬度大於石板,在寫字時就會在石板上留下擦不掉的痕跡。

再一種石筆是粗於織毛衣針的圓柱狀,是由岩石粉末壓製而成,呈淺灰色。最高級的一種石筆是用滑石製成,這種石筆書寫起來非常流暢,字跡清晰,是我們最喜歡的一種石筆;只是因為價格太高,所以一般孩子們都用不起,多數孩子只好望滑石石筆興歎。

用石筆在石板上寫出的字是呈白色痕跡,用完後很容易塗擦乾淨,所以,還要準備一個用廢布捲成的板擦,用來把石板上的字跡擦去。有的人把板擦和石板用一短細繩相連,使用起來非常方便,板擦也不易丟失。

那時沒有課後作業,全部作業都在課堂上完成。當老師宣布聽寫或是默寫時,全班同學都齊刷刷地把自己的石板舉起來,並且迅速地將石板做前後地轉動,以示自己的石板上沒有任何字跡,以避作弊之嫌。老師點頭後就立刻放下。那轉動石板的機械動作至今記憶猶新。

我家那兩塊石板,一塊是我用過多年的,另一塊是同班同學小虎送給我的。記得有一天,小虎不慎把石板摔壞了,他家裡很窮,家長再也不能給他買第二塊石板,他只好用手掌大小的石板殘片寫字。孩子們都動了惻隱之心,於是,我們都努力撿拾藥材換錢,幫他買塊新石板。沒過多久,蜂窩、馬勃、蟬蛻、蛇衣、柿蒂、雞內金、屎殼郎、簸箕蟲等源源而來,由我搜集起來,送到我家經營的藥鋪裡;對我送來的藥材,夥計們(司藥)當然是優惠有加。買石板的錢湊夠了,小虎高興地用上了新石板。

我們都長大了,在上個世紀四○年代末,小虎的父親帶他外出謀生,臨別前小虎特意把我幫他買的石板送給我,作為臨別紀念,我保存至今。自分別後,與小虎再也沒有見過面。

下一則

台藝術家舊金山展出「希望」 呼應反歧視聲浪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