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4.8%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拜登首會普亭 肢體專家:像優等生遇「校園惡霸」

山村教書記(下)

我那時年輕,不知累,嗓門又大,後來與家長們熟了,他們說從第一天就很滿意我了。因為我嗓門大,他們在村邊的田裡幹活,聽我扯著嗓子吼了一天,「這個老師勤力」,農人實在,這是他們對我的評價。

因主課課程緊,歷史、地理、自然等課,每周每個年級只排二節課,我安排他們自我閱讀,稍加講解,穿插一、二個有關的故事,學生都有興趣且很高興,因為過往少有人去教這些。每周所有班級一起開一節音樂課,教唱歌曲,記得唱過「紅星照我去戰鬥」。我還帶學生在村口溪邊灘地挖了個沙坑,架根竹竿,讓他們學跳高、橫鋪塊木板練跳遠,在村邊路上畫了條五十米跑道賽跑,學生們真是興奮。後來學區辦運動會,我的學生贏得跳高和賽跑兩個第一。

山裡的孩子樸實,每天下午放學,孩子一窩蜂般散了,總有一個孩子等我走下樓,領我去他家輪飯。輪飯的次序是孩子們自己排定的,我跟著即可。

這兒的鄉村,那時都貧困,但是產糧區吃飯不愁,農人又不缺四時菜蔬,見我來家輪飯,再不濟都打個雞蛋給我。有時,孩子家裡辦喜事,殺豬、有什麼好吃的,那麼這家的孩子就會拖我先輪他家,每家都如此。村裡人極講禮數,辦喜事我都是坐上席第一坐,因是老師又是遠方來客。

山裡的孩子也聰明,他們上一學期的課,因是複式班,所有年級的課,他們也都聽了一遍。我發現班裡二個三年級的孩子,竟然粗通四、五年級的課程,我對他們分別輔導,第二學期把這二位學生升入四年級,學生很努力,家長也高興,我也少教一個年級,輕鬆了些。這二個跳級的學生,後來也考上初中,一個讀了中專,另一個考上大學。

我就這樣教著書,每天跟著孩子在青山綠水中來去,常落宿於離校遠的幾戶人家,日子似乎很輕鬆。

山村的日子很單調且閉塞,隊裡訂了份報紙,郵遞員僅送到大隊,村裡有人到大隊部辦事才帶回,一來一疊,誰收到歸誰。村人知我喜看報,後來都帶給我。村裡最多的書是「毛選」四卷,那年,也許印太多,成本又高,縣社動員指令每家每戶訂一套。我從家長處討了套,閒暇時看正文、看注釋,恢復高考時,我對近代史和政治竟很了解,學「毛選」裨益不少。

最高興的是學區開會,周五就不用上課,走五十里路去公社,周六開會,周日再走五十里路回校,一學期少有的與外界接觸的機會。當民師的那幾年,心裡是很沉悶的,插隊日久,出路何在?山村雖美,不是久居之所。再想想,還是學區領導見我因出身而滯留鄉下,給我這一個民師的位置,且捱著吧。

我後來上了師範類院校,回到縣裡,這回是公辦教師了,卻也目睹了民辦教師的消亡。上世紀八九○年代,國家重視教育,省縣把一大批從事教學的民辦教師轉為公辦教師,正式領國家薪水。近年,農村人口向集鎮化,向城市化發展,舊日那幾戶人家幾個孩子,一個民師,一個班級的情形結束了。  

➤➤➤山村教書記(上)

學區 教育 雞蛋

下一則

傳奇女牛仔史詩級藝術收藏 紐約5月開拍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