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華隊麟洋配東奧羽球摘金 教練陳宏麟:沒想過

吳亦凡涉性侵遭警方拘留 網酸:監獄很大,你忍一下

扁擔情深

我年輕的時候,家裡有一條桑木扁擔。我肩挑扁擔行走多年,也演繹出了許多感人的故事。

我的老家桐城高橋,地處丘陵地區。那些年,家家戶戶生火做飯的柴草,全都要去幾十里外的魯谼山去砍伐,當時沒有什麼代步工具,只能靠人工背扛肩挑。

十三歲的那一年,我看到家中柴草不多,便帶上扁擔繩子和鐮刀,隨同村裡幾位砍柴人一道來到魯谼山上。

大家砍得很來勁,不到三小時就捆好了一捆捆的柴草,大的一捆有一百五十斤,小的也有八十多斤。

我年紀小,當然是挑較輕的柴草。我們挑著柴草慢慢下山,開始我還能跟得上,但行走了一段路後,感到自己肩上的擔子越來越重,腳步也越來越沉,一下子就落到隊伍後面,慢慢前行。

正當我走了十幾里路時,突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朝我走來,那是同我一道來砍柴的李小哥,他比我大八歲。

只見他二話不說,便接過我肩上的擔子,快步行走起來。原來李小哥挑著柴草一直走在隊伍前面,但他回頭時,發現我已經落在了隊伍的後面,雖然當時他也十分累,可是仍然不顧辛勞地跑到後面來幫助我。

常言道,困境之中見真情,他這種助人為樂的精神實在令我感動。

每年的秋收之後,我們生產隊都要去交公糧,我們交公糧的地方位於三公里之外的十五里方糧站。雖說路途不算遠,但途中要經過一段陡坡。有一天輪到我們送糧了,我當時只有十五歲,個子又不高,但是身為共青團員,我不甘落後,也挑起了一百多斤的稻穀。

剛開始時,我覺得還不怎麼吃力,可走到陡坡路段時就累得氣喘吁吁,邁不動腳步了,而當我剛準備停下歇歇時,耳邊傳來一陣埋怨:「我告訴你少挑一點,你偏不聽,稱什麼好漢?」此人邊說邊奪過我肩上的擔子,大步流星往前走。

這是我的一位好友,他忘記自己的勞累,從送糧隊伍前面跑回來幫我減輕負擔,雖然他有些埋怨,但我知道他是對我心疼、善意的責備,所以我一點也不怪他。

還有一次,我和一位小伙伴去山上砍柴。正午時分,天突然陰暗下來,整座山頭漆黑一片,這位小伙伴見勢不妙就對我說,快下山吧,安全要緊。他邊說邊扛起一捆柴草,往山下走去。

我見天氣越來越暗,很難看清下山之路,況且他的眼睛又患有白內障,徒步下山有一定的危險,我便一下奪過他肩上的柴草,挑起就走。

我走在前頭,讓他拉著扁擔,跟在後面,我們倆憑著上山的記憶,一步一步的摸索前進,終於平安地來到山腳下。我也算是助人為樂了一回。

這真是「肩上千斤擔,友人來減輕;回首憶往事,意濃情意深」。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