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追憶謝家華~ 談Zappos文化10價值「最好的品牌 不結束的篇章」

2青年死亡 加州沙加緬度商圈黑五夜爆槍擊

《老照片說故事》手足情深八十年(上)

作者母親和兩歲的弟弟,攝於一九三九年。
作者母親和兩歲的弟弟,攝於一九三九年。

我弟次凱一九三七年農曆二月初七出生於南京三牌樓狗兒巷,我生於一九三二年,比他大五歲。抗戰開始,我們母子仨回到故鄉青田躲避戰火。

一九四○年,父親在長沙第九戰區司令部任職,要我們去那裡團聚。當時日寇侵占南昌,切斷了浙贛鐵路,去長沙要坐汽車經贛南繞道五嶺,長途跋涉很不方便,母親只得把三歲的弟弟留在老家,請祖母照料,帶著八歲的我去長沙。

一九四五年勝利後,我們到了杭州,父親託朋友把弟弟接了出來,全家才團聚。弟弟那年九歲,我們分別了六年。抗戰時農村條件差,弟弟滿身虱子,身子虛弱,經常遺尿。母親把他的衣服煮過,又買那時流行的兒童營養品「補力多」給他吃,才慢慢調養過來。

弟弟在老家村小裡讀過兩年,到了杭州的學校裡趕不上要求,學習吃力。一九四八年父親於內戰中死難,家庭出現重大變故,生活艱難。幸好我一九五二年高中畢業後開始工作,挑起負擔家庭的重擔,母親和弟弟才能保證低水平的生活和學習。我一九五五年大學畢業,被分派到陝西工作,按月把三分之二的工資寄給母親,擔負他們的生活開銷。

一九五八年母親的健康出現了問題,有癱瘓跡象,每天的馬桶都難以下樓去倒。而我遠在西北,無法照料,弟弟當時是高三最後一學期,身體也不怎麼好;他倆一合計,認為還是回青田老家好,親友可以幫忙照料。弟弟去派出所辦轉戶口的手續,由杭州轉到青田農村,只花了五分鐘就辦完了,當時社會正處於困難時期,正好要動員人去農村,以減輕城市負擔。

他們回到我外婆的村子,農村正在辦公社食堂化,縣裡「大躍進」,辦起很多廠子,我表弟相旦是大隊會計,他就推薦我弟去縣陶瓷廠勞動。過了一年,他託朋友在附近山區的小學當了代課教師和生產隊的會計。母親的身體日益衰弱,她託親友給弟弟在山村定了親,完了最後一件心事,於一九六二年底去世。

一九六四年初弟弟成婚,弟媳農村成長,身體健壯;然而,當時恰好我們的老二出生,我們在陝西人生地不熟,就和弟弟小倆口商量,想請弟媳婦來幫忙照料一段時間。他們結婚才半年,新婚燕爾,也慨然應允。

弟媳當年九月動身,由於從來沒有出過門,弟弟送她到上海,路過杭州下了車,弟弟是一九五八年離開後沒有來過。兩人遊了西湖,在老牌的慧光照相館照了相,等於是補拍結婚照,留下了難得的紀念。第二年七月暑假,我們送她到上海回老家,她幫了我們將近一年,我們一直銘記在心。

弟媳回到老家,一年後生下了一個女孩。由於農村需要勞力,沒有男勞被人輕視,小倆口繼續努力,結果老二還是女兒。由於人口增加,在外生活不便,於是就返回自己老家的村子,和祖母住在一起,很快老三出世,還是一位千金。

事情不是想像得那麼簡單,村裡的生產隊不肯接受他們,認為他們離鄉多年了,家裡人口多又不是壯勞力,隊裡糧食產量本來就不足,生產隊很不歡迎他們,事情拖了很久。

➤➤➤手足情深八十年(下)

六四

上一則

幫廚一日

下一則

龍鳳手鐲(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