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兒被定罪 哥哥酗酒病發亡的川普同情:不好受

華女接「銀行」來電 10分鐘後帳戶被鎖 5萬元沒了

逛跳蚤市場交朋友

小時候我最愛陪媽媽上菜市場,買各樣食材和零食。走在擁擠喧譁熱鬧之中,觀察大人們的交易互動,學習媽媽如何與朋友和商販聊天,頗覺有趣。長大赴美留學,每周開車去超市買菜,形成一種既定的公式流程:走訪貨架,購物裝籃,買完結帳,開車回家。總覺得少掉了某一種在菜市場與人交流的人間煙火味。後來,我終於在美國的跳蚤市場裡找回了那種與人互動的樂趣。

夏秋時節,每逢周末,最令我嚮往的地方就是在新澤西州中西部的金塊(Golden Nugget)跳蚤市場。市場位於德拉瓦河畔(Delaware River),背面被青翠的山谷環抱著。開往市場的沿途充滿了大自然風光,美不勝收。足以教人忘卻過去一個星期裡所有的忙碌與憂煩。

在這跳蚤市場裡,賣的多半是舊貨與骨董,偶爾也有全新的貨品。稍稍用心,或許能找到驚喜,買到寶貝。但若想買得划算,端看個人眼光和討價還價的能耐。小販們個個能說善道,殷勤地與顧客打招呼,招攬生意。逛市場的人臉上也都掛著客氣與愉悅。市場裡有五花八門的貨物,充滿生機與活力。從入口處,一眼便能看到許多吸引眼球的物品:強力磁鐵、玩具、漂亮首飾、各式衣物、放大鏡、望遠鏡、顯微鏡、牙科診所的工具、舊的樂器、各種鑰匙……甚至還有一些該被禁售的東西,如犀牛角和舊式槍枝武器。

在這跳蚤市場裡還可以見識到多元文化的產品。我很驚訝地看到一些中國陶瓷骨董、袁大頭硬幣,還有一個畫著一匹駿馬的小屏風。此外,還發現日本的浮世繪、一個木製的俄羅斯娃娃玩具、以及非洲布基納法索(Burkina Faso)的傳統圖騰雕刻與面具裝飾等。

我抱著無所求而逛的心情走訪每一個攤位,很快就結識了一些年長的小販,聽他們娓娓訴說自身的經歷與心境。跳蚤市場裡的攤位雖然多但總是供不應求。這些長者卻樂意每次花三十美元租下一個攤位,只為參與盛況,不在乎賺錢。縱然沒有多少進帳,卻還是風雨無阻,爭取擺攤,既能湊熱鬧,又可打發時間,更因為他們最愛的是與人交流。鼎沸的人氣與溫馨的人情或能加強他們的存在感和幸福感。我也樂意被如此的氣氛深深感染。

突然聞到食物的香味,探頭望去,原來不遠處正在賣玉米和熱騰騰剛出爐的點心。此時,我的耳際卻聽到由後方傳來一句「你好」,一個大鬍子老美正用一種帶著美國腔的中文向我打招呼。他在試探我是否聽得懂中文,並期待我的反應。原來他只會這一句中文,卻敲開了與我交談的窗口。這位大鬍子是來自農夫市場的約翰大叔。他笑口常開,聲音宏亮,又見多識廣,樂於助人。他的攤位擺放的是花園工具與廚具。他有化工博士的學歷,曾經從事過多種不同的職業。他喜歡以哲學的高度俯瞰人生,並詮釋當下的社會時局。

在約翰大叔的斜對面有一對母子。他們的攤位就像是自家的車庫拍賣,都是自家用舊的物品。大叔私下透露說,他們是孤兒寡母,生活挺艱難。我聽懂了他含蓄的意思,便前去捧場。我跟那對母子買了一個蝴蝶標本。在聊天中,得知他們經濟條件不好,但仍希望能賺夠錢,好去歐洲玩一趟。他們雖窮卻還是有著夢想。

我一轉身突然看到海倫。她和我一樣,也是這跳蚤市場中的常客。有一回,我看到海倫因為小腿抽筋而痛苦地呻吟。我扶她去坐在椅子上,教她將腳尖往上翹起,才幾分鐘就得到緩解。她對此非常感激,以後每次相遇,她都會很客氣地與我攀談。海倫是個園藝愛好者,擅長種植花卉蔬果。我正好也對種植蔬果感興趣。所以經常向她請教。

人的交往是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走到市場的邊隅,我看上了一台天文望遠鏡。賣主名叫彼得。他瘦削的臉頰上掛著一副深度眼鏡,頗有書卷氣質。他不厭其煩地向我解說如何使用天文望遠鏡。當我發現身上的錢不夠時,不好意思地對他說等下一次再買。彼得卻很慷慨地提議讓我把望遠鏡先帶回家使用,如果我滿意,下周再回來付錢,否則就拿回來退。他對我這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竟如此信任,讓我既驚訝又感動。

我在跳蚤市場中遇到的朋友大都是一些淳樸的人們。來逛市場的人多是中產階級的普羅大眾,冀望能撿選一些既便宜又好的貨物。在此擺攤的小販多半屬於低收入戶,他們之中極大部分代表了美國中低層的百姓,卻活著像是人生的藝術家。他們之間擁有很密切的人際關係,真誠和善,樂於助人。他們追求的不僅是利益,更想收穫生活中的愉悅。徐志摩說:「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你生命該出現的人,絕非偶然,他一定會教會你一些什麼。」在跳蚤市場裡,人人是老師,處處是課堂。(寄自新澤西州)

新澤西州 低收入 俄羅斯

上一則

地窟求生

下一則

徵文╱移民之路 分享您最難忘的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