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康尼島美人魚遊行 清涼登場

女星艾瑪湯普遜率數千人倫敦遊行 籲為氣候變遷行動

滴水與湧泉

「禮尚往來」這句成語,一般是指親朋好友之間,逢年過節相互送禮。這樣的禮物大都是有價的,然而T女士送給我們的禮物,卻是無價的。這讓我對「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句名言,有了深切的體會。

T女士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中年職業女性,與我們同住在有一百多戶人家的公寓大樓,原本只是點頭之交。大約四年前的一天,一位老美敲響我家的門,說有位老婦被社區保安攔住,老婦不會講英語,雙方無法交流,於是保安不准她進入。老美感覺她講的可能是中文,於是讓我去看看。我來到樓下,原來那是T女士的母親,來美探親的;新來的保安不認識她,雙方語言又不通。我向保安講明情況,再送T女士的母親回家。就在乘電梯帶她回家的短時間裡,我發現她的精神狀態似乎不太正常。

我覺得這個情況有必要讓T女士知曉,於是我當晚敲響她家的門。T女士請我進去,我不想談話被她母親聽到,就讓她出來到走廊。我把白天的事告訴T女士,提醒她注意老人的精神狀態,最好不要讓她單獨外出,以免發生意外。T女士表示感謝,後來她母親就回國了。

這本是鄰里間的一件小事,我沒有放在心上。想不到兩年後的春節,T女士竟以特別的方式,回饋我們一份無價的禮物。

時間來到2020年,新冠病毒席捲全球,紐約自然不能倖免。在病毒面前,我們老人是弱勢群體,為了避疫只能儘量少出門。2021年初,mRNA新冠疫苗終於問世,不過剛推出時產量有限,遠遠不能滿足社會需要。每當紐約市府在網上釋出一批疫苗供預約登記,幾分鐘內就被搶注一空,而且接種點往往在幾十條街以外。T女士是醫務工作者,奮戰在抗擊新冠病毒的第一線,得以優先在醫院接種疫苗。某日她遇到我,問有沒有接種過疫苗,我說:「輪到我們老人能在附近接種疫苗,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T女士說:「王叔叔不要急,我來想想辦法。」

幾天後的晚上,我突然接到她的電話,問我和太太能不能立即隨她去醫院?我當然說能。在路上她說:「不能保證今晚一定接種上疫苗,只能碰運氣。」我們八點半到醫院,只見門口戒備森嚴,有多個保安查驗證件和預約單;要不是有T女士帶著,連大門都進不去。我們換上保安給的醫用口罩,來到疫苗接種大廳外,T女士讓我們在走廊等,她去找負責人聯繫。過一會她出來告訴我們:當晚能不能接種疫苗,要等到九點半才能確定。

因為不屬於預約登記者,我擔心T女士會違規惹上麻煩。她說:「不會的,王叔叔放心好了。」她解釋說,醫院分到一批輝瑞新冠疫苗,供本院職工接種後,餘下的疫苗為數不多,則讓與醫院有工作聯繫者預約登記。疫苗從低溫冰箱取出來,每瓶可供六個人接種,如果不滿六人,剩下的疫苗隔夜就失效了。把我們帶來,就是等到九點半開啟當天最後一瓶疫苗時,如果有預約登記者沒來,就讓我們補缺湊滿六人。這是避免疫苗被浪費的好事,不過要得到負責人的同意,而當晚的負責人正是T女士的朋友。我問:「疫苗這麼緊缺,難道有誰會預約了不來?」T女士說:「所以說不能保證接種上疫苗,要看運氣了。」

到了九點二十分,T女士從大廳出來說:「現在裡面只有四個人等著接種。還有最後十分鐘,如果預約名單上那兩個人不來,就可以把你們填補上去。」我眼巴巴望著大廳門口那台電鐘的秒針,希望它轉得快些再快些。誰知道好不容易挨到九點二十九分,走廊盡頭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一個西語裔中年女士急急忙忙衝進來,邊跑邊喊:「我來了!我來了!等等我,是地鐵晚點啦!」這位女士終於在最後一分鐘保住了自己的寶貴名額。接著負責人從大廳出來,說只剩一個名額,問我和太太哪個接種?我當然說「Lady first」。一個星期後的晚上,又是T女士那位朋友值班,她再次把我帶去醫院如法炮製,這次我「揀漏」成功接種到疫苗。

離開醫院的回家路上,我想到在這非常時期,人們都儘量躲在家中避疫,對分外之事則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推則推;而T女士卻想方設法,讓我們及早接種上疫苗。我為T女士的雪中送炭道謝,她卻說:「王叔叔就別客氣啦,我媽媽那次出事,多虧你的幫助,還沒有好好謝你呢。」其實我那次只是舉手之勞,如「滴水」般不值一提;而她卻在疫情最嚴重關頭時,幫了我們大忙。她不忘「滴水之恩」,在我們最需要之時「湧泉相報」,讓我感動不已。T女士說:「今天恰好是農曆正月初一,王叔叔就把這當成是春節禮物吧。」在那個嚴重時刻,疫苗是花大錢都買不到的,這實在是無價的禮物;接種疫苗也讓我們克服了恐懼和消沉,大大增強了戰勝新冠病毒的信心。

我和太太的兩張COVID-19疫苗接種卡,我保存至今,上面記載著我倆第一次接種輝瑞疫苗的日期,分別是2021年2月5日與12日。每當看到這疫苗卡,兩年前春節那難忘一幕就又浮現在我的腦海。(寄自紐約)

疫苗 輝瑞 地鐵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父親與抗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