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2/29閏日對美股是吉是凶?歷史數據給答案

密州初選 拜登處理加薩惹議、川普被高學歷排斥

移民路上遇貴人

倩華∕圖
倩華∕圖

昨晚參加一場雲端演講會,主講人王正方導演說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話:「好好活著,便會遇到貴人。」我聽了心中暗暗稱是。想起當年崎嶇的移民之路,要不是遇到貴人相助,爾後我也無法在美國安居樂業,人生也不會是目前的光景。

三十年前,我在德州大學的語言學校學英文。我的學生簽證只有六個月的期限,在簽證到期前必須回台灣重新取得學生簽證。

那個年代,美簽並不是很容易通過。就算有學校簽發的I-20入學許可及個人財力證明……等所需文件,只要領事官認定申請人有移民的企圖,簽證便會被拒絕,特別是年輕單身女子更易被視為有移民的傾向而被拒簽。

當時有位女同學申請簽證被拒簽了七次,後來托人關說,大費周章才取得學生簽證。而我沒錢沒勢,就算要找人送禮關說,都沒有門路。只能向上蒼禱告了。

回台灣後隔天,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前往美國在台協會申請簽證,但運氣不佳,遇到蓄意刁難的領事官員,簽證被拒。我心中惶惶惑惑,不知如何是好。

過了兩天,心想再去試試看,反正現有的簽證尚未到期,若是再被拒簽,大不了先回美國再說。那時年輕不懂事,沒考慮到要是逾期滯美變成黑戶,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

臨出門前,接到朋友楊君來電,他得知我回國,想和我會晤,便自告奮勇陪我去申請簽證。

我們在美國在台協會排著隊等待申請。楊君看到排在我們前面的人群中有一張熟悉的面孔,是他以前學校的校長王先生,便上前打招呼,並幫我引介。畢業多年,王先生已記不得楊君,但他對我們依然親切。當時王先生已從學校卸職,轉任政府官員。那天他是陪一位親戚來辦理簽證,因他親戚上回申請簽證被拒,所以特地請他前來幫忙。楊君告訴他我也遭遇同樣的情況,請他順便也幫幫我,王先生欣然應予,沒有推辭。

輪到我面談時,王先生便站在我身後,什麼話也沒說。領事官員看了看,可能是認得他,也沒多問什麼,就核發新的學生簽證給我,順利得不可思議。我很感激王先生,雖然只是萍水相逢,他卻願意幫我度過難關,對我而言,實乃「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天賜貴人。

時間飛逝,靠著在中餐館辛苦地打工及學校提供的獎學金,兩年後我終於從研究所畢業,搬到洛杉磯,當務之急就是要謀個可以糊口的工作。因我當時是實習生(Practical Training)的身分,必須找到願意協助我在一年內申辦工作簽證的雇主,才能夠在美國合法地工作和居留。但在這人生地不熟的異鄉,我沒有任何人事背景,學的又不是特別熱門的專業,很少有公司願意僱用我。

不久後我在一間報關行找到工作,但薪資微薄,且非常辛苦。老闆將一個員工當三個用,工作量很大,每天案牘勞形,還有接不完的電話。每逢周末,我都累得整天躺在床上,腰痠背痛,爬不起來,沒有元氣,彷彿生病一般 。

有一天我受了同事的氣,半夜睡不著覺,不想再被壓榨,很想換工作,便起來翻開中文報紙求職版,都沒看到適合的工作,心中非常失望氣餒。只好再向上天禱告,願能找到理想的新工作。

隔天下班回到家,晚餐時電話鈴聲響起,我心想大概是行銷電話吧,心不甘情不願地接了電話,沒想到居然是一家台灣公股銀行的經理打來通知我去面試。當時離我寄出履歷表已經隔了三個月,真令我驚喜萬分。我知道我的禱告應驗了,這是上天幫我安排的工作。後來我果真順利通過面試,進了那間銀行工作,且於一年後轉成工作簽證。

雖然因仰賴銀行幫我申辦工作身分的關係,我的升遷和加薪都受到打壓,比不上其他同事;但多年之後,我也熬成了該銀行倍受器重的中級主管,我很感謝當年那位經理對我的知遇之恩。

台灣俗話說「天公疼憨人」,或許是因我始終心懷正念,常存感恩,兢兢業業努力生活,上蒼才會屢次在我山窮水盡的時候,天降貴人助我脫離困境。除了這二位素昧平生卻無條件幫助我的長輩,還有提供我獎學金的母校、我的指導教授、幫助過我的朋友,以及和我日夜廝守的夫婿,他們全都是我的貴人。

我的移民之路雖非一帆風順,但我每天細數自己所曾承受的諸般恩情,心中充滿喜樂,深覺自己是個有福之人。我期許自己也能成為別人生命中的貴人,在別人經歷黑暗的時候也能為他點一盞燈。(寄自德州)自德州)

學生簽證 移民 德州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與親人的持久戰(二)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