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巴菲特為何大買派拉蒙股票、竟然不中意Netflix?

紐約市疫情升至「高風險」 衛生局促戴N95口罩

與勇士們歲末同歡

拉斯維加斯有一家專門製作有實際功能的義肢公司,病人裝上義肢後,手能操作,腳能跑跳。他們擅長把機器人的功能發揮在人體上,其義肢相當於骨骼肌肉的功能,但最外層的皮膚,卻不是他們的專長。

我女兒的診所則專門做臉部義肢,像眼睛、鼻子、耳朵及臉部皮膚等,以矽膠製作皮膚是我女兒的專業。許多臉部受創的病人,大都開過好幾次刀,最後由外科醫師轉介到她的診所,做顏面的修復。同行遇到問題常會相互討論,彼此切磋,這家義肢公司因此與我女兒熟識。

年底,這家義肢公司舉辦一個大派對,迎接新年。他們邀請病人以及熟識的朋友一同慶祝,聽說邀了兩百多人,我們全家也榮幸受邀。因為疫情的關係,他們將客人分成好幾個梯次。我們參加傍晚四點到六點這個時段,也是最後一個梯次。我們雖無緣見到兩百多人同時與會的盛大場面,卻有機會與主人閒聊幾句,也能從容參觀他們的展示。裝義肢的人,從垂髫之齡至耄耋之年都有,他們談笑風生,溫文有禮,穿梭在人群間,來去自如。他們自己動手取食物,完全不用他人幫忙。如果不是看到穿戴在他們手上及腳上的義肢,根本不相信他們是一群斷手缺腳的人,他們臉上展現的笑容,讓我內心潸然淚下。

我想起每年在芝加哥舉辦的馬拉松大賽。當年我家就住在比賽路徑旁,因此每年賽季,我家附近的街道都會交通管制並封路,出入極為不便,我還因此抱怨連連。有一年因要上教堂,我特地趕早出門,竟讓我有機會看到殘障參賽者們。他們坐在輪椅上,用自己的雙手轉動椅輪,汗流浹背地賣力前行。我站在路旁,看他們一一從我面前川流而過,不禁為他們喝采。他們的精神令我敬畏,突然之間我覺得自己好渺小。當年,我不懂到底是什麼力量或動力,支撐他們遠道而來參加比賽。但此刻,在這年終的歡樂派對中,我突然了解,那是一種不向命運屈服的力量,他們想要突破的不就是自己嗎?

當我們取完餐點,手中拿盤食物,東張西望地想要尋找合適座位,卻只看到一張小方桌,但周邊沒有椅子,我們只得先把食物放上小桌。此刻,有位先生挪動幾張椅子讓給我們,並熱心地將椅子搬過來,請我們坐下。我看到他的腿部義肢已經完全融入他的身體,動作靈活輕巧。我腦中瞬間閃過一篇以前看過的文章,其中提到Paralympic Games這個詞,Paralympic Games是專為殘障者而設的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中文有翻譯為「殘奧」,也有翻譯為「帕奧」。這篇文章講到「殘奧」一詞只強調運動員身體上的缺陷,卻沒有反應「Paralympic」這個字蘊含的「平行」和「對等」精神,忽略了這個字最重要的概念,是希望我們將身心障礙者視同如一般人,給予他們一個平等的空間,讓他們發揮潛能,不受外在限制,因此直接音譯為「帕奧」比較好。眼前這位先生的溫暖舉動讓我想到,對於身障者,我們的確要以「平行」和「對等」的眼光來對待。

2021年的歲末年終,因為疫情未完,人心依然騷動。美國各大城市處處可見集體搶劫的新聞報導,這些惡棍個個身強力壯、好手好腳,卻無惡不作。在義肢公司的年終派對上,我看到的是一群身體殘缺、內心剛健的勇者。

這些勇者們,從肢體受傷後,開始歷經無數次的手術治療、修復,然後經過不斷地復健,再穿戴上義肢不停地練習,才能重新面對社會。這是一段漫長且內心備受煎熬的歷程,但是他們都堅強地站起來,走出去。

能與這群勇士們一起過新年,是何等榮幸!(寄自內華達州)

疫情 勇士 肌肉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