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航墜機釀132死 華爾街日報:飛機遭人為墜機

鮑爾迄今最鷹言論:為抗通膨會升息至中性之上

不讓你知道

胡剛剛∕圖
胡剛剛∕圖

《聖鬥士星矢》是日本漫畫家車田正美的作品,以希臘神話為主要背景,同時引用埃及神話、印度神話、佛教等元素,講述了代表八十八個星座的少年戰士們為守護女神雅典娜,與邪惡勢力作鬥爭,維護大地和平的故事,在上世紀九○年代風靡一時。本文致敬其中一位少年戰士:天鵝座青銅聖鬥士冰河。——題記

冰河,你潛入我意識的時間,先於我洞悉你的世界。鎧胄耀芒,髮式張揚,輕顰淺笑不僅限豐神俊朗,肢體線條間殺氣伏藏……。

銀礫,冰,絕對零度,西伯利亞,極光,漸凍術……動漫藝術家賦予你所有與低溫相關的特質,旨在反襯你內心的火熱。你在無望成為主角的戰場上,血祭成長的信仰。主線簡單,背景簡單,人物性格簡單,什麼都簡單的故事,源源不斷補給我朱墨紛呈的話題。小學二年級,你的名字是我和同伴對話中的高頻詞,我們計算你的年齡,談論你的身高,品評你的舉止,還衝著馬路中央的車流大喊:「冰河,非你不嫁!」成功聚焦了方圓十幾米內行人的疑惑:誰家的瘋丫頭?

從早上睜眼,我就盼望與同伴們碰頭,預測下午首播的劇情走向,回味之餘,不忘安插構思離譜的橋段。有時候等不到次日,本集片尾曲一奏響,她們便接連打來電話,或哭或笑地跟我悉數感想。與動畫同步發行的漫畫書是我們的奢侈品,每本壹元玖角,一人在手,眾人爭相借閱。寫作文三句不離漢語拼音的我們,對閱讀的熱情空前高漲,不管懂不懂,一律看得廢寢忘食。母親答應我,拿期末雙百分試卷來換全套漫畫書,可惜我因語文0.5分之差,只得到象徵性鼓勵的一卷五本。我找到鄰居家和我同歲的女孩,把有你的篇幅最多的一本攤開,推到她眼前,指著上面的豎排字,一列一列給她念,不聽完就不和她玩捉迷藏。我把自己的愛最大化灌輸給他人,執拗之甚令我至今驚訝。

課堂上下,校園內外,熒屏前後,媒體輿論對亞文化無孔不入的渲染中,我不厭倦地想你。飽受分數與排名夾擊的青春期裡,我幻想你帶我離開,無論去何處,哪怕地角天涯,只要能躲避考學重壓。而我清楚,你必定拒絕,因為逃離戰場,是你深惡痛疾的人生選項。你的立場,讓我放棄了逃避的念頭。所以,「戰鬥是我生存的證明」作為我備考的座右銘,伴我熬過治學路上至寒至暗的磨難。我對你的依賴遠大於感謝。

九歲那年,我又一次在霸凌中被劃傷左眼。纏著紗布,頭痛欲裂,我斜靠床腳的米老鼠抱枕吮吸紅果冰棍,努力放空面前染血的半個世界,腦中只留你帶傷作戰的英姿,雙臂舞出優雅致命的招式,星移電掣,燃亮塵霧裡寓言般的神色……與你共享觸覺,即使痛,我也快樂。多年後的亞特蘭大動漫周末(Anime Weekend Atlanta),作為中得cosplay活動頭獎的幸運兒,我在眾目睽睽下,從上百件紀念品中,抽出印有你肖像的光碟。「哇,冰河!」「《聖鬥士星矢》!始祖級動漫!」「為什麼選它?」「有些不值哦……」摻雜困惑的呼聲頃刻蔓延。大概從高中起就有人笑我審美落伍,故步自封,那又怎樣呢?我就是這樣珍視靈魂最初的震眩,並堅信我之所愛,假以時日,它必從人人不齒的廢典,涅槃為人人懷念的經典。

後來我開始關注你劇中的同盟,與你一樣耀眼的勇者,善良的基色之上且各自獨有的鋒芒。於是我的你化作複數,從你們身上,我看到永不屈服的完美和突破極限的卓偉。是時十年已過,高考前最後一個寒假,每天十五個小時的複習後,我重溫一集TV版,依靠二十分鐘的回憶衍生出的整夜夢境,迅速恢復元氣。互聯網的誕生給我大範圍示愛的膽量,上百人的聊天室裡,我切換暱稱,刷屏警句,招募與之共鳴的回應:「戰場上哪有空考慮累不累?必須全力克敵以免其傷及無辜。如果傷害敵人也算罪過,我願等到世上的邪惡被清除,再接受神的裁決——在這之前,只有戰鬥!」我的高調引來低調的同人,我們爭執,為你的造型和個性匹配哪位時尚大師;我們驚嘆,為同時期在不同地方翻看過提及你的同一本雜誌。

那時候,網路與現實交集尚少,惺惺相惜的隱身人被過量的自由逆向束縛,聊過很久才肯透露性別,又聊過很久才願發來照片。可信度退化為負值的虛擬國度裡,背叛的成本太低,就像喜愛和傷害均無需理由,如非要究其根本,幼稚是罪魁禍首。大學畢業後,急於甩掉幼稚的我,把社交軟體帳號轉贈他人,用自詡徹底的手段,清空了過往。

奈何一切只是錯覺。俯仰之間,又過十年,近乎絕跡的聊天室再無盛況。隨機的深夜,我被隨機的直覺誘導,點開一扇懷舊的視窗,關乎你的影像如潮湧至,本想懷念童真時代,可我懷念的只有你,冰河。整整一晚,我依舊不厭倦地想你。

所幸的是,我已擺脫自我懷疑的羞澀,不畏以實名宣揚對你的傾慕。戲劇衝突與暴力美學賦予你貫徹始終的命運悲劇。你不悔的訣別屢次掠奪我的涕淚嗚哀,卻不曾撼動我的期待,深知你將在不具名的某時,以昔日英姿榮耀安返。只要世間仍有愛你的心,你便能復甦於懷念之筆,在一次次歸來中獲得永生,而我,是真正走向告別的人。

同甘的相會一笑、共苦的抱頭痛哭、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的莊嚴肅穆,通常敗給轉學、遷居、分班、乃至換座位所造就的毀滅性變故,即便塵埃落定後亡羊補牢式的問候,也難以挽回反饋淪為空谷足音的局面。隔絕情誼的距離無所謂長短,卻足以消磨掉我對忠誠的樂觀態度。現實中的離別總是淡漠的,像盛冬飄零的寒灰,只傷及洞察秋毫的神經。假死在亂世紅塵廣袤無邊的麻木中,我心儀你習以為常的壯烈——出入累棋之危,才能領會莫逆之交的真諦。

冰河,你不知道,我所處的空間中,時間對我何等慷慨,你依然年少的此刻,我已韶華不在。所以我不讓你知道,我的物理性質正趨向蕭條,你僅須知道,聽到你的名字會微笑,看到你的頭像會心跳的反應,是始於我生命第八年,你入侵我感知的雛形,注定了想念,將成為我情感的固有屬性。縱使你蹙眉一時勝過我嘆息一世,我仍相信,不等同的時間單位不等同於錯過,每逢海鏡從墨彩中升起,異次元懸光索取前塵殘體,朗月入懷,讓暗香吻遍你蜜色鬢影,畫一曲我不曾奢求的夢境。

自幼鮮少許願,我只望化身你書頁上的咒文,以孤風笑對芝艾並焚、蜚蓬之問,隨你穿越芬布爾之冬,去瓦解,封印著下個文明的,諸神的黃昏。(寄自喬治亞州

冰河 動漫 喬治亞州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