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看好原油需求 沙國調高明年1月銷往亞洲及美國官訂油價

歐洲掀反防疫示威 維也納、荷蘭抗議者反對失去自主權

迷你裙與喇叭褲

民國四十五年,兩個穿著短褲的女孩行經台北市中山北路一帶,竟被警察團團圍住,理由是「妨害風化」;無獨有偶,民國五十八年,又出現了一位熱褲少女,她除了被拘留一日之外還得寫悔過書。但青春本來就很短很短,就算社會輿論打算剪塊布遮掩,也掩不住小鹿般躍動的心,六○年代,迷你裙依然不時突現台北街頭,露出俏皮與朝氣。

七○年代,嬉皮精神與搖滾樂正盛,上窄下寬的喇叭褲引領風騷,把當時年少的大舅舅吹得暈頭轉向,他上穿卡其色制服,下搭時髦喇叭褲,就這樣大搖大擺地穿進校園。訓導主任為「殺雞儆猴」,在校門口舉起大剪,俐落地從褲腿處一路向上割開,大家都聽見了,那是青春被撕裂的聲音。

時尚似乎就是如此,短了長、長了短,時刻變遷;風華正盛的款式將要凋零,而束之高閣的舊衣,卻準備好了「復古」的旗幟,隨時再年輕一次。有時不理會流行就是最流行的事,背道而行,身姿便瀟灑;所以迷你裙或喇叭褲的美,在於「明知不可穿而穿」,世界任我行,才能這般豔色逼人。

昔日張愛玲以奇裝聞名,美不美是一回事,穿著窗簾布裁製的旗袍上街去,鐵定能博人眼球,那也正是她想要的效果;才女青春期時受了委屈,總穿後母的舊衣,從此補償心理爆棚,只願以鮮衣羅裙示人。有回她和朋友在自家喝茶,大家都以為是尋常拜訪,於是都穿了便服赴約,唯有她身著正裝,如參加晚宴;這絕非單純的表現欲,而是為了補綴自己破落的少女時代,用力愈猛,愈能看見當年那孩子有多麼寥落和難堪。

《關於穿衣服這件事的辯證哲學》引用文學評論家多田道太郎的話:「年輕人打扮得那麼誇張其實是在『哭』。……當幽暗深處的地方想被重新解讀,而掙扎著浮上來的時候,那個掙扎之處就是時尚,一種活著的有生命的社會皮層。」穿著便是語言,我們打扮自己,回應整個世界,試圖找回身心的掌握權;當長者叨念「這群年輕人真不良,就愛搞怪亂穿」的時候,年輕人可能正在心中吶喊:「你們大人才奇怪!」不想成為灰階的大人,才把所有色彩染在頭上,並試圖以耳洞垂釣人生的答案。耳洞總有一天會密合,那傷口呢?

當然,少年並不知道,那些長者因為穿著某些規則,時日久了,一身外衣和肉身早就緊密相連,想脫也脫不掉。當年叱吒風雲的黑狗兄跟黑貓姊,如今只敢在夢裡相會,等待七彩燈球再度亮起,便要雙雙扭進舞池,盡情搖擺;女孩穿著坦率的短裙,而男孩的喇叭褲正在吹奏輕快的爵士樂章,確實啊,那是年輕該有的樣子。

時尚 警察 爵士樂

上一則

中年心事(三)

下一則

茭殼兒之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