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曼哈頓中餐館戶外用餐遇劫 食客中槍

澳洲退出潛艦開發轉投美英懷抱 法批「無法信任」

碰瓷案外案(上)

達姆/圖
達姆/圖

一個盛夏的午後,在當空烈日的烘烤之下,路面溫度高達五十度以上,走在新鋪好的柏油馬路上感覺就像踩在軟糖上。那時候我還在念高中,和同學一起騎著自行車去學校參加文工團的集訓,一路上談著笑著。在前面不遠處,一個女人騎著自行車迎面而來,就在她經過路旁一個中年男子的瞬間,那男人突然倒了下來在地上呻吟。我們好奇地下車圍觀,只見那男人一下子從地上跳起來,然後嗷嗷地叫:「燙!燙死我了!」我們異口同聲地問他傷到什麼地方,那男人直說柏油馬路溫度太高把他的屁股燙壞了。我們面面相覷然後大笑了起來。後來聽說,那男人時常在這一帶出沒,只要見到穿著好一點的人騎車經過,他就會自己倒在地上說被撞了,然後就開口要錢。這天,他又想故技重施,結果惱人的烈日幫了那位大姐,沒讓那個心懷不軌的男人得逞。

同學告訴我,那就叫「碰瓷」,是源自北京的方言用語。據說以前在古玩行業中有一些不法之徒,他們會在路旁擺賣骨董時,把易碎的廉價假骨董瓷器往路中央擺,故意讓不知情的路人不小心碰壞,然後要求對方以高額的真品價格作為賠償。後來「碰瓷」就泛指不法之徒設計騙局的一種詐財行為,其中也包括了故意製造假車禍來敲詐勒索他人的行為。

1986年剛到美國加州的時候,朋友告誡我:「如果沒有重要的事,千萬別去東灣的奧克蘭市,因為那裡街上碰瓷的人特別多!」我很驚訝,碰瓷竟然一個是跨越種族和國界的求生技能。慶幸的是,我在美國求學的階段都沒有遇見過碰瓷,一直到我工作之後。

那是一個周日的早晨,加州春天的空氣中散發令人幸福的氣息。從小喜歡畫畫的我,興高采烈地拿著折價券,開車去離家不遠的商店,去買期待已久的大型畫袋和作畫顏料。想買的都買到了,我付完錢得意地拿著戰利品走出店門。就在進了車放上倒檔準備倒車離開時,手機上突然顯示了一個朋友發來的短訊,我停了下來看了看,在確定沒什麼急事準備再繼續倒車時,突然在左後視鏡裡看到一個白人老太太斜躺在我的後車輪邊上,我嚇出了一身冷汗,兩腿不自主地顫抖著。當時,第一個念頭想到那兒躺著的,可能是一個素不相識的老奶奶,也可能是和我母親一樣的老人。但下一瞬間,所有我曾聽過有關碰瓷的畫面一一浮現在我的心頭,傷者若不是想極盡可能地誇大他的傷勢而要求巨額賠償,就是想通過親朋好友助陣以形成輿論壓力,或者想打電話給員警把事情鬧大,讓你終生不得安寧。我心裡開始暗暗喊著「糟了!」

一時間,四周突然圍上了許多人。我慌張地把車停好,急忙衝下車蹲在老人家的邊上察看,只見老太太一頭白髮,露出了極痛苦的表情,我連聲向她道歉,只見她皺著眉頭忍著痛,緩了一口氣後輕聲地說:「天呀!你想把我撞到哪兒去呀?」我低頭看到紅色的鮮血透過她的褲子直往外滲了出來,她方才撐著地的兩隻手掌也擦破了皮。我心裡夾雜著難過與驚慌,急得連眼淚都流了出來。

這時,人群中走出一個中年白人男子對老人說:「來,我把你扶起來試試?」老人同意了並在他的攙扶下費勁地站了起來, 他又對老人說:「走兩步試試?」老人勉強地走了幾步,那中年男子這才放心地離開,圍觀的人們也漸漸地散去。老婦人也對我揮揮手說:「你也別管我了,走吧!讓我自己在這裡緩一緩!」她越是要讓我趕快離開,我越是不願意丟她一個人在這裡。我問老人要不要我把她扶到她車裡休息一會兒,她說她沒事,要我趕快回家。我執意地把老人扶到她的車上,老人這時又勸我走,說想自己在車裡坐會兒,等稍微不痛了再走。我看著她痛苦的模樣,心裡難受,更不願意就這樣離開。這時,老人緩緩地把褲腿捲了起來察看傷勢,她那擦破的膝蓋上還流著血。她接著和我聊上了,說當她看到我從車上下來時,覺得我長了一張天使般的臉,這讓我更加慚愧了,這世上哪來一個撞人的天使?

她說為了不給我添麻煩,她忍住痛堅持從地上站了起來,因為當時如果她不站起來,那個中年男子就會打電話給員警。原來,她忍痛站了起來,忍痛走了幾步,只是為了讓我免去可能的麻煩。她又安慰我說,她早上有服用降血壓和降血糖的藥,她會沒事的。老人看著神情焦慮遲遲不肯離去的我,告訴我她的女兒今天會專程從聖地牙哥大學回來給她過生日。接著她告訴了我有關於她一家人的一段往事。

她名叫蘇姍,以前一家人都住在舊金山灣東岸的奧克蘭市,那時她的女兒傑娜還在讀高中。一天,傑娜在學開車的時候,不巧擦撞到一個路旁的流浪漢。事實上,這個流浪漢就是碰瓷的專業戶,他專門在路邊等著慢行的車輛,然後冷不防地自個兒挨了上去,並向車主詐騙索賠。這是個技術活,既要做得像又不能傷筋動骨,更不能把小命都搭上去了。當時,傑娜不想讓蘇姍和正在病中的父親約翰擔心,回家後並沒有告訴他們當天發生的事。後來,這個流浪漢把傑娜告上了法庭,說她肇事傷人後逃逸。第二天晚上,員警找到了他們家,當著他們的面把傑娜抓去了拘留所,本來已然病重的約翰急得當場昏死了過去。三天後,約翰告訴蘇姍:「即使是變賣家產,也要把官司打贏!」就撒手而去了。傑娜為了官司耽誤了一年的學業,而為了幫她找律師,蘇姍除了賣房子,還幾乎用盡了家中所有的積蓄。最後,官司是打贏了,可是為了應付這個流浪漢,蘇姍失去了丈夫,大部分家產消耗殆盡,一家人一年的時間和精力全被浪費了,還差一點賠進了女兒的一生。

蘇姍今天為我做的這一切,就因為憐惜我,不想看到我身陷她女兒當年的處境。說著說著,她又再一次勸我回家去。於是我問她是否能把電話號碼留給我,至少我可以稍晚打個電話給她,好知道她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但她拒絕了我的好意。我又說要把我的電話號碼留給她,這樣她有事就可以找到我,不料她也婉拒了。我說我去買些藥給她處理一下傷口,她卻告訴我,她會讓傑娜去幫她買。不管我怎麼好說歹說,她就是不肯讓我為她做任何的事。還交代我離開時走另一邊,這樣她就不會看到我的車牌號碼,我的心中就不會留下任何恐慌。和她爭執了片刻,最後她為了讓我能離開,不得不忍痛開車走了。我急忙從皮夾裡抽出僅有的兩百塊迅速地投進了她後座半開的車窗裡,不容得她有一絲謝絕的餘地,然後才懷著萬千的歉意回家去。

老人家越是不想讓我有任何心理負擔,我越發無法忘懷今天發生的一切,直到如今我都沒有辦法停止去想她,想知道她是否安好,她受的傷有沒有造成什麼後遺症?自從那以後,我開車時便更加小心。那天,遇見了天使的人是我!

然而,不是每個人都和我一樣幸運,能得到一個美麗的結局。2015年,我就遇到這麼一個案子,主人翁是一個華裔中年婦女維麗,她滿臉愁容地來到了律所找我諮詢。她告訴我,她的先生名叫喬木,是個人高馬大的東北人,在一家中餐館當服務生多年,做事毛毛糙糙,總是惹事生非,惹事後又提心吊膽,膽子比針尖兒還小。喬木在三個月前闖紅燈被員警開了罰單,不久又因為開車滑手機撞倒了路人,昨晚甚至還開車撞死人逃逸,被員警抓入了大牢。她說,有這樣的丈夫真是走了霉運!接著,她把一連串的事件都說了出來。

(上)(寄自加州)

➤➤➤碰瓷案外案(下)

加州 天使 美國

上一則

雲中誰寄錦書來——讀善慈法師新書《閒心集》

下一則

美芭蕾舞劇團 10月重返林肯中心 粉絲需完成接種及篩檢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