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NBC:拉丁裔、亞裔2020人口普查都被少算

WHA報名截止 世衛連續第5年未邀台

各種誤診

我自己遇過很誇張的誤診。我因病必須每年追蹤健檢,有一年,手術過的部位出現腫塊,醫生的判斷是:「沒有任何可疑之處。」當時儘管心中起疑,但也就相信她了。一年後回診,腫塊長大了,我問醫生:「如果沒有可疑之處,那麼這是什麼?脂肪瘤嗎?」醫生想了一下說:「脂肪瘤應該沒這麼硬,的確是有點可疑。」於是才安排進一步的檢查,結果是惡性的。我永遠記得她對我宣布結果的那種汗顏的表情,而我當時竟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人的誤診都可以如此,不難想像,貓的誤診會有多嚴重了。

我遇過最讓人傷心的誤診,發生在豆比身上。起初是發現牠有口炎症狀,而且頸部、背部和喉嚨都有傷口,因為牠不親人,費了好大工夫才捕抓送醫,鎮定後醫生判斷沒有口炎,只是蛀牙而已,於是敲掉了一兩顆蛀牙就帶回了。過一段時間之後,症狀更嚴重了,好不容易又逮捕就醫,醫生重複同樣的醫療,就要我帶回,但我覺得不對,要求驗血,才發現已貧血到需要輸血的地步了!

帶到別家醫院,輸血後再次檢查口腔,醫生發現口腔深處有白色的物體,看了好久終於發現:竟然是裸露出來的牙槽骨!接著在那家醫院住了好長一段時間,但每次好轉之後又不斷地發燒,做盡各種檢查仍找不出原因,直到我再次轉診,新的醫生終於發現牠的喉嚨有一個很深的傷口,應該是狗咬的,這也就是牠高燒不退的原因了。然而拖延了這麼久,一切已無法挽回……

在豆比的慘痛經驗之後,我當然不再去那些醫院了,並且開始回想過去的醫療經驗,似乎也有不少可疑之處。我想起狂犬病肆虐那一年,所有飼主都急著為貓狗打疫苗,然而金沙當時因為口炎正在服藥,症狀很嚴重,我問醫生這情況可以打疫苗嗎?醫生說可以,儘管我也有點懷疑,但又覺得醫生說的應該不會錯吧?就相信了他,更糟的是,還一次打了狂犬和三合一疫苗!過後不久,金沙出現各種奇怪症狀,即使盡全力醫療,仍在半年後過世了。

其他的誤診還有很多:寶貝和繡繡結紮傷口感染,服藥後好長一段時間肝指數過高。短尾結紮住院期間染上感冒,到朋友家休養後放回,但仍猝逝了。甜粿尿不出來,照過三次超音波,都顯示膀胱很乾淨,醫生判斷是心因性膀胱炎,僅需多喝水即可,然而換一家醫院重照超音波,卻發現膀胱裡面是滿滿的沙……

我一直是個不求甚解的懶人,儘管每次貓咪生病都會認真研讀血檢報告,事後卻都忘得一乾二淨。而我的生命觀又偏厭世,對自己的病習慣拖延就醫,對不親人的病貓有時也會選擇不積極醫療。然而這些慘痛的教訓卻讓我警醒:飼主和醫生的疏忽與懶惰,是足以殺死一隻貓的。死亡或許不算什麼,但因為人為的疏失而讓貓受到這麼多的痛苦,就是罪該萬死。尤其是豆比,牠是我生命中最痛的一頁。

疫苗 指數

上一則

蟬捕螳螂,黃雀在前(四)

下一則

風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