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美國男籃首戰76比83敗給法國 夢幻隊褪色變噩夢

日本柔道兄妹檔同日奪雙金 寫下奧運紀錄

宿遊牛津大學

里登方庭的磚頭建築和草坪。(吳金蓉.攝影)
里登方庭的磚頭建築和草坪。(吳金蓉.攝影)

年歲漸長,回想起大學生活,那一段青春稚嫩、未來充滿了可能的珍貴日子,非常懷念。旅遊時,如果路經大學,常常忍不住進去逛逛,走在充滿書香和希望的校園裡,讓自己沾染一下屬於年輕的純真。

幾年前去英國旅行,知道了牛津大學學生宿舍也提供旅宿服務,就非常興奮地預定了房間。原來在學期結束學生返鄉後,空出來的宿舍就變身為簡單樸實的單人房間,供旅客租用。對學校當局來說,既充分利用了資源設施,也賺進額外收入,一舉多得。對於想重溫大學夢的我來說,能夠在古典風雅的牛津大學校園裡徜徉,也是美夢成真呢。

我訂到的宿舍位於基布爾學院(Keble College)。在學院門房查驗身分時,一位女士正色告訴我正確的發音。啊,原來我唸錯了,難怪一路上向行色匆匆的學生們問路都不得要領。

宿舍是較新的建築,設計走現代精簡風,設備就是制式的單人床桌椅書架,頗符合基布爾的校訓:樸素生活,高尚思考。比較特別的是附了一張小圓桌,上面放了電熱水壺,咖啡杯盤一套,礦泉水、茶包、糖包和餅乾等。這應該是旅客才有的服務吧。

真正展現牛津傳統風華的是早餐食堂。根據以往經驗,我對英國旅館提供的早餐都非常期待,可以嘗到全套的熱炒:煎蛋、火腿培根、炸麵包,連蔬菜如番茄或蘑菇都是熱鍋出來的。但是,當我一走進坐落在里登方庭(Liddon Quad)的基布爾大廳,就把所有對食物的念頭拋到腦後了。眼前看到的是大教堂般高聳的拱型屋頂,一望無際的三列長桌伸展到大廳的盡頭,桌上無數的檯燈照亮了整齊排好的餐具,好像提醒我,這裡真的是用餐的地方,而不是膜拜的聖堂。

在自助餐區拿了滿滿一盤食物,我找了一個座位坐下,剛向年輕的侍者要了咖啡,一位也端著盤子的男士很有禮貌地問我可不可以坐在對面。我回說當然可以。這位紳士胸前掛了一個名牌。我問他是不是來參加研討會的。果然,他興致勃勃地大談攝氏1.5度的溫差對全球暖化的重要影響。知道我是遊客後,牛津出身的他還給了很多內行建議。一頓早餐吃下來,讓我身心都得到了滋潤。

走出大廳,看到一位園丁賣力地維護著里登方庭的大草坪。他拖著一條像是雨刷的大傢伙,在已經很完美的草地上仔細清收最後的草渣。圍著這個方庭的都是基布爾學院最古老的建築(建於1868至1882年),特色是用便宜親民的磚頭做建材,而不是其他學院用的傳統石塊。原來學院創始者的用意就是要改革被認為已經僵化腐化的舊牛津,所以建了一個當時唯一的大食堂,讓沒錢外食或在自己房間開小灶的一般學生也有地方吃飯。而要節省費用讓更多中產階級學生入學,建材也選用造價低廉的磚頭。所以論者說基布爾學院是象徵民主的學院。

校園裡高聳的塔尖躲在多雲的天空中作夢,地面上的旅客卻忙著來去奔波,尤其是在比較有名的學院門口,完全是觀光景點的盛況。為了避開人群,我照著早餐紳士給的建議往東走。果然,莫德林學院(Magdalen College)附近人聲寂寂,隔著鐵欄杆只見青綠的繡球花叢隨風輕搖。這個校園接近自然保留綠地,感覺非常寬闊,是散步和胡思亂想的好地方。我在查韋爾河畔的小道走了一大圈,想想莫德林校友王爾德很可能就在這裡看到他詩中的竊竊私語的草原和穿破蛛絲露水網的百靈鳥,感覺完全幸福。

這次的大學夢幻之旅也有遺憾的地方。聞名已久的博德利圖書館(Bodleian Library)開放給遊客參觀的時段和人數非常有限,我找到後才得知當日門票早就售罄,隔日又不開放,只得望門興嘆。後來發現一般民眾可以向圖書館申請閱讀證,只要事前有所準備,不但可以參觀典雅精緻的圖書館建築和設施,還能夠坐在裡面讀他們的藏書,浸潤於累積了四百多年的求知氣氛中。已經愛上牛津的我依依不捨地向博德利告別,心中默默許願,後會有期,下次一定圓夢。(寄自賓州)

牛津大學基布爾學院的大食堂。(吳金蓉.攝影)
牛津大學基布爾學院的大食堂。(吳金蓉.攝影)

圖書館 咖啡 英國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