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軍機28架擾台 再破單日紀錄 美批北京破壞穩定

「生活是過日子 不再只是求生存」 紐約加州宣布解封

再次微笑

日子不知怎樣流走的,瀰漫全世界的新冠疫情已經持續一年了。

前兩天大雪過後,白雪覆蓋了大大小小的街道,一如往常,大家開始陸續清掃自家旁邊人行道及車道上的積雪。

鄰居的一位年輕媽媽,把鏟來的雪一點點又堆積在門前的樓梯上,壘成了一個雪做的斜坡。她四歲的兒子開心地拿著滑板,在寒風中笑臉通紅,歡欣雀躍地上上下下體會著滑雪的快樂。

「這真是個好主意!」我向鄰居豎起了大拇指。

「我們只能盡力做一些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她拿著鐵鍁,笑容在雪景裡無比燦爛。

居家令後,基本上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這位媽媽因地制宜地為孩子製造點娛樂,希望小朋友長大後還能記住這個特別的冬天。

想想去年武漢封城的日子裡,中國的網民們做的那些居家搞笑視頻:頭頂著塑膠桶、身披著被單、在客廳裡玩舞獅;手握著鍋鏟及和面盆、在小院裡打羽毛球;就是下樓倒個垃圾,也趁機在空無一人的小路上練一段中國武術裡的長矛和大刀,然後再做大義凜然的模樣揚長而去……詼諧中充滿了令人忍俊不禁的創意。

大家用幽默抵禦著隔離期間的孤寂和苦悶,和這位媽媽一樣,在生活突如其來的壓力中,用智慧給周圍的人們帶來絲絲的暖意和力量。

今日街道上的行人並不多,大多戴著口罩。行走在路上,我感覺彷彿回到了小時候。在中國北方的嚴冬裡,常見人們穿著棉大衣,戴著口罩和帽子禦寒。如今在西方國家也出現了相似的一幕,不禁讓人莞爾:世界大同應該不遠了吧。

回想去年三月間,住在西人社區的我,為了防疫,常常戴口罩出門,遭人側目是免不了的。一個戴著口罩的人,在西方社會裡似乎就意味著患有什麼疾病,大家自然地和我保持著兩米的社交距離。那時候,美國衛生部的大眾宣傳還是:口罩並不能減少病毒的傳播,應該把它留給更需要的醫護人員。

後來,戴口罩的人越來越多,如果哪天我忘記戴口罩出門,那些嚴嚴實實戴著口罩的路人,眼神中便充滿著警戒,並和我保持著兩米的距離。

想起從疫情初期,一些商場不讓戴口罩的顧客進門購物,到後來政府強制規定:不戴口罩就不能進入商場。這種截然相反的戲劇性變化,便是隨著時間與認知的不同,人們產生的觀念上的轉變。

認識一種新事物,開始時難免會有一些不解和誤區,在一步步的探索中,人們才開始慢慢揭開它的神祕面紗。比如,疫情初期,由於恐慌,大家急切地盼望著發明某種新藥,能夠解決這一世界性的難題。在眾多不實的報導之後,新藥臨床試驗證明,迄今還沒有哪種百分之百的特效藥。

我在多倫多的醫院工作,醫院同仁剛開始很羨慕中國的醫護工作者能夠擁有密不透風、從頭覆蓋到腳的防護服。看著我們單薄的黃色大褂、普通口罩、面罩和手套,心中惴惴不安。時至今日,我還沒有看到加拿大醫院疫情爆發和防護裝備有任何關聯性的報導,同仁們也習慣了自己的裝備,打消了對既有防護不信任的心理。

就這樣,經歷著風風雨雨,日子在緊張忙碌裡,已經悄然一年過去。如今,春節已過,我想起了父親去年此時對我說的話:「我們一定能戰勝這場災難,待到山花爛漫時,必在叢中笑。」

那時,父親和姑姑、叔叔及其他親人們都困在武漢的老家,通過政府和民間的互助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如今,武漢早已解封。而隨著春暖花開,隨著新冠疫苗的大範圍接種,我相信全世界也會有這麼一天:大家會帶著去年一年的難忘經歷,在山花再次爛漫時,再次在花叢中微笑。

(寄自加拿大)

疫情 中國 武漢

下一則

賣一首歌?馬斯克加入NFTs數位藝術投資熱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