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佛州公寓像炸垮 男孩瓦礫中伸手喊:看得到我的手嗎?

美排名第一高中改變錄取方式 亞裔新生從7成降至5成

周莊隨想

有「東方威尼斯」之稱的周莊。(王士躍.圖片提供)
有「東方威尼斯」之稱的周莊。(王士躍.圖片提供)

去周莊的那一天,導遊帶著我們在小鎮上東走西逛沒多久,便拉著隊伍進入了據說是上過央視節目《舌尖上的中國》的萬三蹄專賣店。於是每個人手抓一只鮮紅油亮的蹄膀,吃的是如雷灌耳的名氣和神祕感,味道卻未必好過自家的紅燒豬肘子。

聽說沈廳藏有十分靈驗的聚寶盆,於是大家便又蜂擁而入沈家大宅院,對準沈萬三塑像懷抱裡的金元寶一次次投幣,還將金元寶欄杆也順帶著狠狠地搓摸上幾遍,當然壁畫上的銅錢也不能放過,相信摸名人雕像的鼻子、腳趾、甚至冰涼的乳房會帶來好運,以至於將壁畫捅破了一個窟窿!沈萬三彌勒佛似地滿臉堆笑,鍍金像彷彿化作一隻招財貓,踢踏踢踏地向來來往往的朝拜者不停地招手,笑而不言他的致富祕訣。

沈萬三何許人也,以至周莊的許多地標和名產都和他有著如此千絲萬縷的聯繫?原來他是明代江南的首富,周莊興城建鎮的鼻祖。據說他的財富按照今天的標準換算,近乎是馬雲、王健林和馬化騰財富的總和,在當時合計約明朝一百年的財政收入,是不折不扣的明代無冕之皇。連《金瓶梅》裡的潘金蓮嘴邊都常掛著一句民諺:「南京的沈萬三,北京的枯樹影,人的名,樹的影。」沈萬三的名氣之大由此可見一斑。雖說富可敵國,卻命運多舛,因得罪了明皇朱元璋,被搞到傾家蕩產,一家老小或殺或流放,自己最後竟落得個客死他鄉的下場,沈氏的輝煌商業帝國也隨之化為烏有。

那天旅行團仍按計畫繼續遊覽,我卻一個人脫隊自由行,花了很多時間在方圓不過兩個足球場大小的周莊古鎮上轉悠。這個玲瓏小鎮有著「東方威尼斯」的別稱。小河上悠然蕩過載客的藍篷船,搖櫓者大多為船家女。她們看上去身材苗條嬌小,似乎跟掌舵搖櫓這種力氣活兒全不般配,有的還戴著眼鏡,一副學生模樣,可是一張櫓在她們手裡卻使得輕鬆自如,吱扭吱扭地在小河中飄然而過。威尼斯水城貢多拉舟子是從來不哼船調的,周莊的船女卻會來一段吳儂軟語的江南水謠:

春季裡杏花開

日兒照雙橋

夏日裡荷花開

琵琶叮咚響

搖起小船輕彈船唱

橋洞裡面看月亮

哎呀哎呀

上有呀天堂

下呀有周莊

歌詞甜膩得讓人心裡頭酥酥的,沒有酒意人自醉。當地人告訴我說這些歌謠多是由蘇州地區的評彈曲牌《大九連環》改編而成的,演變為不同的調式和唱詞,難怪歌曲聽來有紅牙檀板的韻味,讓周莊古鎮平添了一份柔美繾綣的氣氛。

如果回溯到明清時代,五湖澤國方圓百里飄盪的恐怕多是拙樸的漁歌和粗獷的號子吧。周莊因水運流暢而興旺繁榮,南北貨通,商賈雲集,一直是江南水上商業集散中心。古橋頭鐫刻著「北瀕爭水泉源活,西控遙山地脈靈」的楹聯,道出了周莊吸納吳地靈秀,借水生財,因水興鎮的地緣經濟特色。沈萬三依憑「鎮為澤國,四面環水」的優越環境,打造出他的水上貿易帝國,出五湖,下長江,闖南洋,堪稱「一帶一路」的先行者。故此明史專家吳晗曾言:「蘇州沈萬三一豪之所以發財,是由於作海外貿易。」可是明朝頒佈的海禁令遠比川普的中美貿易關稅更具殺傷力,將沈萬三風生水起的通番貿易來了個釜底抽薪,不但讓他的商業帝國無以為繼,更嚴重的是在江南資本主義的幼苗上噴灑了滅草毒劑,讓它們寸草不生。

前些時候才看過Netflix播放的英劇《美第奇家族》。真是無獨有偶,幾乎在沈萬三縱橫商海的同一時期,在地中海亞平寧半島的佛羅倫斯崛起的美第奇家族,後來對文藝復興起到過舉足輕重的作用。它的第一代創業者喬凡尼•美第奇憑著一生奮鬥和家族的世代經營,最終使美第奇躋身於整個歐洲最富有和顯赫的家族之列,締造了龐大的金融帝國,成為佛羅倫斯實際操控國體政治的僭主。

周莊因水興鎮,佛羅倫斯借水振邦,說到底都是海洋經濟大潮激盪的幾朵金色浪花。地中海形如無花果葉,葉緣曲折迂迴,半島遙相呼應,經濟和文化交流異常活絡,而地處半島中央的佛羅倫斯便暴露於如此交織輝映的文明輻射之中,城邦國家瓜熟蒂落,頓時成為地中海文明的近代象徵。

漫步佛羅倫斯的大街小巷,我們今天仍然能夠感受到那種超強的人文精神的氣場,古典和現代,肅穆與奔放似乎沉醉於一場富於激情和張力的艷遇。文藝復興好像還沒有走進歷史塵埃,而是以現在進行式持續釋放著巨大能量。那些群星薈萃的藝術大師們彷彿只是藉故午休,此時正躲在畫室深處或教堂的犄角旮旯打個盹兒,或者在他們的庇護人家中悠閒地喝著咖啡,任由我們這些茫然無措的遊客流連於他們似乎顏料未乾的藝術傑作之間,驚嘆他們的天才和偉大。

市政廣場上的傳世群雕,烏菲茲美術館的稀世收藏,聖母百花大教堂的輝煌建築,以及文藝復興繪畫三傑,現代物理學之父伽利略,近代政治學鼻祖馬基雅維利等等,都無不受惠於佛羅倫斯第一伯樂和藝術庇護人美第奇家族的資助和扶持,每一件成功的藝術品背後幾乎都有美第奇家族關注的目光和掌聲。尤其是少年時代的米開朗基羅更是深獲「華麗公爵」羅倫佐•美第奇的青睞,將他安置家中呵護培養,直到他長大成人,一舉成名。美第奇家族始終對藝術抱有極大的熱忱,在培養扶持藝術家方面更是不遺餘力,用美術史家加德納的話來說:「歷史上從未有一個家族與一場偉大的文化革命如此密切關聯,說是美第奇家族資助了文藝復興並非言過其實。」

同樣都是白手起家,同樣憑藉著優越的地緣經濟環境賺到富可敵國的財產,美第奇家族最終成為了文藝復興的「天使投資人」和「文化領袖」,而沈萬三的人生標籤卻似乎只有「民企教父」,甚至僅僅是民眾眼裡「悶聲發大財」的暴發戶而已。他傾其所有慷慨解囊的頭等項目並不是什麼藝術或者科學文化,卻是為了巴結統治階層而出資修建的皇城牆及其皇都設施。其中的悲哀就在於明朝的首富雖然「錢過北斗,米爛成倉」,卻始終不過是統治者任意支配的附庸和高級納貢者而已,毫無任何政治話語權可言。除非讓自家子弟通過科舉考取仕途,在政治天空上撥雲見日,否則社會地位卑微的商人便永無出頭之日,只好像李贄所說的那樣「交結於卿大夫之門, 然後可以收其利而遠其害」。反觀城邦時代的佛羅倫斯,商業活動和私有財產受到政治和宗教的庇護,法律和契約面前更是人人平等,因而資本主義的發展自然是順水行舟。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歷史上資本主義在中國總是水土不服,而文藝復興運動的火種始終沒能在中土燃燒的緣故吧。

當年以柳亞子等人為首的江南著名文學社團南社常常雅集於周莊的迷樓,經路人的指點我尋到了這座風貌古樸的橋頭小樓。先是爬上一段甚為陡狹的樓梯,便登上了環境十分清雅的二樓。樓上寥無一人,只有幾尊真人尺寸的南社詩人的蠟像或坐或立於桌旁,凝固在酣歌暢飲的歷史瞬間。窗外粉牆黛瓦,拱橋如虹,一水悠然,不愧為一個「身閒酒美誰來勸,坐看花光照水光」的世外桃源。石拱橋離窗戶似乎近在咫尺,橋上人流絡繹,陽傘紛紜,儼然一道流動的風景。我不由得欽佩這種高明的建築藝術,妙在樓上人既能飽覽熱鬧的橋景,又能盡享憑窗獨處的清幽,這也算是江南水鎮常常令我流連忘返的一個美麗的誘因吧。

周莊的一切透顯出一種不肆張揚的沉穩色彩,這很像他們的雪裡青布和徽州瓦的顏色。如一件陳舊銀器,佈滿了點點蒼斑,然而一經擦拭便會散發出古樸優雅的光澤和韻味。我剛剛參觀了周莊博物館,那裡展覽著精美而考究的周莊糕點,件件稱得上色形味俱佳的妙品。名聞天下的桂花糕、梅花糕、海棠糕、水方糕和軟糯醇香的芝麻酥不僅令人口齒生津,也產生出無限遐想——周莊人連吃都透出一股山水意境。琳瑯滿目的周莊瓷器、竹器、廚具和農具的形制和分類如此精細繁複,歷史悠久,恐怕先秦《考工記》的作者都曾對它們投以關注的目光。

經過千百年來的淬煉和陶冶,周莊的精緻文化還是韌性地保留了下來,凝聚為一塊江南水鄉的活化石和一種珍貴的生活符號,被一代一代的周莊人傳家寶似地小心地呵護和承襲。今天的周莊通過新時期文化產業的高度推動與發展,一場富於江南特色的文化復興運動正在悄然興起。(寄自加州)   

全福寺。(王士躍.圖片提供)
全福寺。(王士躍.圖片提供)

庇護 中國 加州

下一則

從癌症畢業 邰肇玫:我真心覺得自己會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