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誤拔手槍射殺非裔 明州女警遭控二級過失殺人罪

一洲焦點直播/拜登猛打台灣牌的中國政策

不信,你可以問雨

那結滿小酸果的時光陵寢

我已不再流連垂悼

不信你可以問雨尤其史前的黃昏雨

再獻一束山柳菊,我就走

誰都不要催我

請容我背影滂沱像原本來自雨

我濕潤的靈魂瓶供在乾燥的肉體裡

舒適得可以不顧瓶口

那優美的窄。瓶身的彎曲是我適應你時

拋磨自己的弧線

但請你不要問火不要問它

是如何融鑄我

你可以問我經常倚窗的玻璃霧

旋轉的夜燈之於黑色

那麼你就會知道,我已是你的一小片皮膚

冬衣褶邊的一道蜷曲的顏色

用手指繞起來的感覺

像雪花之於壁爐,或街頭上

被風吹動的空酒瓶

那躑躅的,溫暖離散的

紙片與詞語

我已經可以從你心臟縫隙

自由出入,與時間的白煙圈一起被呼出

我那麼快樂,你那麼美

不信你可以問街風

像問路一樣簡單而平安

就讓我再獻一束姬百合

角隅的石頭裂縫

開出白花。周圍黑了,心靈的伏線閉合

你在央心,使空氣長出

嬰兒淡藍的薄翅——

搧翕時,你的胸口會酥癢

不信你可以揉揉心

把你的感覺問泥濘,問藍澤問水鳥

問多情的山鬼問聊齋

或問你的夢

不要問我,信了你也不要再找我

小米與炊火都是我

我回不回答已經沒有所謂

小米

上一則

血癌

下一則

洗床單被子那點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