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新冠死亡數激增 好消息是…住院人數變少了

快速成長…CDC:英變種病毒3月前將成美感染主流

混血兒的迷思(下)

黛安∕圖
黛安∕圖

就在這當口,趙荷的母親剛巧路過來看望女兒。她剛停下車走到了大門口,就聽到房子裡傳來了洋女婿的叫罵聲和女兒的哭聲。她湊近大門旁的窗戶一看,竟是一副驚心動魄的場面,只見目露凶光的雷雀正抓住滿臉是血的女兒的頭髮在地上拖,地毯上留下了一條鮮紅的血跡,女兒正無助地大聲喊著救命。

趙荷的母親一面叫一面推開沒有鎖的大門衝了進去,然後上前去和雷雀理論並企圖阻止他。可是,這個洋女婿這時就像一頭凶猛的金毛獅王,轉過身來就朝著他的丈母娘一揮,這一拳不偏不倚地打在丈母娘的左眼上,把她打了個四腳朝天,當場昏死了過去 。雷雀吐了一口口水,繼續飆罵著髒話:「你們這些黃豬,個個都是下賤的東西!」

鄰居被他們家裡的動靜嚇壞了,就趕快報了警。警車和救護車趕到,員警吆喝了幾聲,見雷雀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便把雷雀用電棍擊昏,上了手銬,然後把趙荷、她的母親和小傑克統統送進了醫院。趙荷被打得渾身是傷,鼻梁和肋骨多處骨折,肚子裡的孩子也小產了。而她母親左眼的視網膜嚴重破裂而導致失明,落了個終身殘疾,嚴重的腦震盪讓她昏迷了兩天才醒過來。

根據醫生的報告,這是他們所遇見過最嚴重的家暴事件,並且質疑,趙荷身上有新傷也有舊傷,為什麼她會讓事情發展到這麼嚴重的地步而不早報警處理?趙荷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她和她母親都得臥床至少三個月的時間才能康復。傑克則被嚇得大小便失禁,而且語言出現障礙,沒法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後來在心理醫生長達兩年的協助下,才慢慢恢復正常。

對趙荷這一家人而言,這是一個家庭悲劇。但是,在和趙荷的交談中,她一直向我重複強調,這整個事件唯一讓她心痛的是失去了腹中的胎兒。我打斷她的話:「讓你流產固然可惡,但是它畢竟是一個還沒成型的受精卵子,你被自己所選擇的男人打得多處骨折,你覺得不重要那是你的選擇。我驚訝的是,生你養你的老母親為了保護你被打得終身殘疾,十月懷胎生出來的兒子被嚇得神經錯亂,你怎麼就不覺得心痛呢?你一味地追求生混血兒,但不僅連保護孩子的能力都沒有,還要讓他和你的母親為你的選擇付出代價,你不認為他們是多麼無辜嗎?」

我接著問趙荷今後要怎樣處理她和雷雀的關係。趙荷想了一下說:「我的孩子不能沒有父親。」我又問:「你還沒過夠被雷雀家暴的日子嗎?到底是為了不讓傑克沒有父親,還是為了不讓你自己沒有洋先生?當然,主意是要你自己定的。我們建議你去看心理醫生,聽聽專家的意見,再決定你要過怎樣的生活。」

正當我們試著和趙荷探討怎樣處理她的案子的同時,雷雀向檢察官提供了他精神病患者的證明,不久之後他就被交保出獄,出獄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法院提出申請離婚。當離婚通知送到趙荷的手上時,她立刻打電話問我一個令我震驚的問題:「我可以不同意離婚嗎?」我告訴她,在加州結婚必須要雙方同意,但是離婚只要一方提出就可以成立。接著,我們按照趙荷的情況、現行的家庭法和前例的判決,為她的案子向對方提出了八項要求;

一、我方要一個十年的禁制令來保護趙荷、她的母親和傑克,讓他們不再受雷雀的家暴;雷雀必須離開他們一百碼以外;除了關於傑克的必要事情,在趙荷同意的前提下,雷雀禁止直接或者間接用任何方式聯繫他們;如果在任何公共場合和他們偶遇,雷雀必須在一分鐘內離開他們,退去一百碼之外。

二、傑克歸趙荷撫養,雷雀得支付孩子一個月一千美金的撫養費,直到傑克高中畢業或者是年滿十九歲。

三、雷雀對傑克的探視權必須等傑克完成兩年的心理輔導課程才可以開始;最初三個月的探視必須在專業人士的監視下進行;在前三個月沒有發生事故的情況下,之後的六個月每隔一個周末的星期天,雷雀可以在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和傑克相見,雙方在約定的警察局門口交接孩子;在這六個月沒有發生事故的情況下,雷雀可以隔一周的星期五在學校放學後接傑克到他家,一直待到周一早上送傑克去學校上課,其他時間都和趙荷居住。

四、雷雀和趙荷結婚四年,他的薪水比趙荷的多一倍,雷雀要每月支付一千塊的贍養費給趙荷,一共給付兩年。

五、雷雀把趙荷的母親的眼睛打瞎,導致終身殘疾,要求雷雀賠償十五萬美金;雷雀把趙荷打傷導致骨裂和流產,要求雷雀賠償十五萬美金;這三十萬得分六年賠償,每年支付五萬。

六、趙荷父母為他們買的婚房,婚姻期間雷雀有付每月的房貸,房子所有權歸趙荷所有,但是趙荷同意放棄婚姻期間雷雀所累積的退休金的一半。

七、婚姻期間雙方銀行的存款平均分配。

八、各人管理自己名下的婚前和個人財產。

雷雀看了我方的要求,非常爽快地答應了,他們就這樣順利地把婚離了。至於雷雀的刑事家暴案件,由於雷雀有精神躁鬱症,只被判了八個月的牢獄。法官鑒於周間雷雀白天要上班養活自己和孩子,所以要求他每晚下班後到牢房報到住監,一直到八個月刑期結束。這八個月期間,每個周末他必須去做社區勞動。關於雷雀的病,法官判他去上兩年的情緒控制課程,而且只要沒有醫生的同意,他不可以擅自停止服用精神控制的藥物。

離婚後,趙荷把父母親接到家裡來一起生活。據說雷雀離婚後不出兩個月又娶個菲律賓裔的女人,不到五年她就幫他生了四個孩子。那麼他們因為家暴案而勤走法院就見怪不怪了。由於雷雀生活負擔加重,支付給趙荷兒子傑克的撫養費就相對減低不少。

日子一晃十五年過去了,這天我在律師事務所的大樓下偶遇趙荷。我們閒聊了一會兒,她不忘向我大大誇獎將要上常春藤大學的兒子。我說這是個好消息,並問她:「你再婚了嗎?」她說:「很難找到像雷雀條件那麼好的男人,我以前找到他真是運氣,才得了這麼好又這麼帥的兒子!」我很吃驚地問:「你的這個『好』的定義是什麼?難道你不後悔嫁給他?甘願讓他這樣折磨你、你的母親和孩子嗎?」她回說:「我從來不曾後悔過,我反倒十分感謝他給了我這麼帥氣的兒子。」趙荷滔滔不絕地細數兒子的好,為她有一個混血兒兒子而沾沾自喜,她甚至覺得她所付出的一切太值了!如果人生可以重來,她說她會做同樣的選擇。

回想當年,趙荷為了自由的生活而歷經萬險來到了美國,她的人生應該可以是色彩豐富的畫板,她卻選擇了畫板角落之一隅,把自己禁錮在心間,等於是從一個牢籠進到另一個牢籠。其實,世上的人形形色色,每個人對自己的人生有不同的理解,對未來的生活有不同的追求和選擇。而單單以生個混血兒為目標來做豪賭,將自己人生中其他更重要的事放諸腦後,而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這樣到底值不值得,是見人見智。但是會以此而甘之如飴的人,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呢!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家暴 加州 美國

上一則

青春的信箱

下一則

為善最樂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