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疫情加劇性別不平等 沒支薪家務婦女一肩扛

1張圖看疫情:全球確診破6042萬例 死亡逾142萬

野地中的曼陀羅

盛開的曼陀羅花。(大邱.圖片提供)
盛開的曼陀羅花。(大邱.圖片提供)

春天的芥花和夏日的洋薊,都已成昨日黃花。門前青山枯槁,八月烈日高溫下無復往日散步的情趣。奈何疫情反彈到處行不得也,只好穿過公路底下的人行隧道走向南邊的石灰嶺野地。

隧道前坡地上有幾叢不知名的白花,有點像喇叭花又有點像百合花,並不起眼便未加以留意。隧道長約百餘呎,寬可供三、四人並行,不像隧道倒像防空洞。頂上的公路將石灰嶺野地橫切為南北兩個部分,也分屬兩個不同的城市,地勢南高北低,幅員南寬北窄,兩邊景觀遠看皆是一片枯黃,然因南邊沒有牛群放牧且不准遛狗,漫步其間的感受還是不盡相同。陡坡上的石灰石多已風化成為沙丘,土質稀鬆泛著些許赭紅,其中一兩處可明顯看出是開採過的石礦遺址。

南邊的山上植被種類豐富,層層堆疊,以燕麥植物為主,金黃麥浪中湧現著道道深紫淺紫波紋,有種煙霧迷離的感覺,不像北邊儘是衰草連天,透著荒涼。此處的樹木同樣不多,卻多生長在沙丘上,在山脊上形成一條罕見的林蔭步道

步道蜿蜒起伏,不知所終,不見人影,不聞鳥語,有蔭無風,有草無花,只偶見去年那場人為山火所留下的焦黑殘枝。行至岔道,路邊枯草堆中也有幾叢白花,和隧道前所見相同,我只匆匆一瞥即轉向而去。

攀上坡頂,北邊山谷盡入眼底。路旁及山坡上零星散布著同樣的白花叢,好似在金浪紫波中濺起了點點水花,眼前山光頓成心中水色。先生眼尖,竟在白花叢中發現了綠色有刺的果實,用手機植物識別app一查,不禁驚呼:「這是神聖曼陀羅花(Sacred Thorn Apple)啊。」

久聞曼陀羅花大名,但從未親眼見過,總覺得這美麗的名字帶著一層神祕色彩。曼陀羅花(學名:Datura Stramonium,英文名:Thorn Apple)又名醉心花、洋金花、山茄子等,是茄科類曼陀羅屬植物。原產於墨西哥,目前遍及全世界溫帶至熱帶地區,常見於荒地、旱地及向陽坡地。五月至十月開花,六月至十月結實,果實呈球形,表皮生有棘刺,這是它英文名字的由來。它的種類繁多,神聖曼陀羅花是其中一種,可能是因它有迷幻作用而被美洲土著使用於神聖的宗教儀式而得名。

曼陀羅花全株有毒,種子毒性最強。主要成分為有麻醉作用的東莨菪鹼,它能使肌肉鬆馳和抑制汗腺分泌。電影電視劇中常見的「蒙汗藥」即以此花製成。除了止痛麻醉的主要功能之外,它還有止咳平喘化痰消炎等多種藥效,然若使用不當,可能會造成幻覺、失憶、昏迷,甚至引起心肺功能失常而死亡,藥效與毒性之間可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自從發現了神聖曼陀羅花後,我又恢復了往日的散步興致,並走出了一條賞花路徑。曼陀羅花多半是散生在路邊,一叢一叢地保持社交距離,不像芥花不管不顧地成群結隊。每株約三呎方圓,高約二、三呎,花為喇叭形,有五片長尖的三角形花瓣,單生於枝叉間或葉腋。

管狀花萼很長,頂端呈尖錐狀,將層層折疊的花冠緊緊包裹於内,根根直立如燭。當花萼開始由淺紫變為黃綠時,便是花朵將要如傘撐開之時。含苞時,花朵頂端圓如漩渦,細長瓣尖繞著圓心若隠若現。初綻時,五片尖角花瓣向外延伸,像極了兒時玩過的四角紙風車,只是多了一角而且是逆時針旋轉的。半開時,花蕊清晰可見,瓣上稜線卻不太分明,花形神似庭院栽種的大喇叭花,不過一直立一懸垂。盛開時,仰臉朝天,清潤圓正。此花非荷非蓮,此處無雨無水,黃沙遍地,烈日當空,我卻偏想起了周邦彥的名句「一一風荷舉」。

看多了看久了,這才看出整個花開過程並非是悄無聲息的,它踩著圓舞曲的舞步翩翩起舞,自個兒一圈又一圈地旋轉再旋轉,將翻飛的舞裙舞成一個完美的圓而後止。

一旦花謝,原本昂然挺立的花朵立刻收歛起花傘,彎腰垂首做尖椒狀,花房則日漸膨脹,有時不待外皮枯乾脫落,果實便自行蹦裂而出,比荔枝略大的果實,渾圓青綠滿布棘刺,但看起來並不尖硬,模樣還蠻可愛的。

納悶的是,好幾叢的綠葉都被咬得千瘡百孔,甚至連花朵也被吃掉半截,難道世上竟有不怕死的動物膽敢來冒犯渾身有毒的神聖曼陀羅?莫非是附近偶見的小母鹿?

這條山坡路一邊低下,窪處長有好幾棵高大的橡樹,此時結滿了綠色的橡子。松鼠向來喜食堅果,我以為此地必然多松鼠,沒想到松鼠難得一見,倒是有小母鹿出沒其間。最多的一次同時有四隻現身,當發現有人偷窺,牠們急欲離去時還頻頻扭頭回望,那無辜的眼神教人一見難忘。

直到有一天近距離拍攝花朵時,才發現真凶是夜蛾。牠形似葡萄樹上的毛毛蟲,但身軀更加肥大,顏色碧綠,混在綠葉叢中很難被察覺。

有花可賞,有鹿可待,使得居家避疫的日子好過多了。誰知庚子年的咒詛猶未解除,九月高溫破表,山火由南加一路延燒到北加、奧勒岡州和華盛頓州,整個西海岸火光沖天,烏煙瘴氣,分不清是白日還是黑夜,戶外散步成了奢望。

禁足期間實在悶得發慌,於是溜出去散了幾次步。全程戴著口罩,悶熱難當,雖不見舊金山那樣的橘色天空和血色月亮,但放眼周遭一片天昏地暗,好像置身災難片場景之中。灰頭土臉的神聖曼陀羅,宛如貴妃蒙塵,只落得花鈿委地無人收。

再次出門散步時,花季已近尾聲,花兒謝的比開的多,果實枯的比綠的多。無意中看到一顆自然爆裂的曼陀羅花果實,裡面分隔成四個小室,每間小室裡滿是那神祕的褐色種子,此一發現又讓我興奮了起來,連日在花叢中留連,果實有被蟲咬的,有未熟而落的,有熟而枯乾的,能夠修成正果的並不多。不過還是有蜜蜂來傳播花粉,還是有種子能落地生根。

凡事有得有失,若非疫情反彈,我們不會穿過隧道,也就無緣一睹神聖曼陀羅的一生。它與貴妃同樣麗質天生,舞姿翩躚,原無害人之心,卻為惡人所乘,終使美麗化為哀愁。貴妃早已香消玉殞,回天乏術,然而煙霧會消散,疫情會過去,明春我還會穿過隧道,神聖曼陀羅也還會仰臉朝天。(寄自加州)

吸引蜜蜂採蜜的曼陀羅花。(大邱.圖片提供)
吸引蜜蜂採蜜的曼陀羅花。(大邱.圖片提供)
南石灰嶺野地山上的景色。(大邱.圖片提供)
南石灰嶺野地山上的景色。(大邱.圖片提供)
曼陀羅花初綻時,形狀如五角風車。(大邱.圖片提供)
曼陀羅花初綻時,形狀如五角風車。(大邱.圖片提供)
曼陀羅花的帶刺果實。(大邱.圖片提供)
曼陀羅花的帶刺果實。(大邱.圖片提供)

疫情 步道 山火

上一則

暮固狗

下一則

橡樹的聯想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