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最後1天 川普做起特赦生意 洗白強暴犯與白領罪犯

朱利安尼:不會參與川普彈劾辯護

傲慢的代價(下)

倩華∕圖
倩華∕圖

海倫告訴我:「我的智商、學歷、在公司的職位都比他高,能力比他強,薪水也比他多。二十多年了,他平時在家低聲下氣的,連正眼都不敢瞧我一眼,最近他向天借了膽,竟然不再怕我聽我的了,真是令我氣憤!」海倫還說:「更離譜的是,他還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他這是翅膀硬要單飛了,沒了我,他怎麼可能飛得起來呢?」聽起來,阿政的改變著實讓海倫跌破了眼鏡。她手中拽著線牽拉著的風箏,竟敢掙脫了她的控制,向自由的天空飛去。她大叫:「他憑什麼不聽我的?房子是我買的,大部分的錢是我賺的,孩子是我生的,他是個什麼東西!要離婚也只有我可以提出來,他不行,他就是不行!」講到這裡,只見這個女強人流下了兩行淚,她真的很傷心,她萬萬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歩。

我對海倫一點都不同情,「我怎麼聽到現在,覺得你把阿政當成是你的使喚丫頭。要知道他是個大男人,你顧不顧他的面子我不知道,但是他是一個人,他有他基本的尊嚴。」海倫不以為然地反駁:「哼,就阿政那個傢伙還要尊嚴?他事事都要仰賴我,在我面前他不需要也沒有尊嚴可言!」我說:「不是他從來不想有尊嚴地生活著,是你從來都不尊重他,無視他的尊嚴!」我從海倫手裡接過阿政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的申請,看了一下後告訴海倫:「看來阿政想通了,他寧願放棄一切,包括房子、車子、股票、存款,也非要和你離婚不可。」海倫又再一次咆哮說:「他憑什麼和我離婚?要離也應該是由我提出,他是個什麼東西?」我希望海倫好好說話:「既然你來這來尋求我們的協助,你不需要對我帶著情緒,你再大聲不會讓你更有理,也不會讓這個訴訟的結果更對你有利,或者改變這既成的事實。」我又說:「阿政是個人,不是東西。他是個男人,一個有血有淚有思想的人,是孩子的父親,更是你的丈夫。我認為因為你長期對他的不尊重和蔑視造成了他對你深深的反感。你和他之間走到離婚這一歩,只是時間的問題,現在你們的孩子長大了,阿政因此選擇了這一個相對成熟的時間點才提出離婚,希望減少你們婚姻的不幸對孩子造成的不良影響,為此我倒是欽佩阿政。事到如今,念在你們曾經共同生活這麼多年的份上,我希望你們爭取看看是不是可能挽救這個婚姻,若是不能也給對方留下一個良好的回憶,理性地把離婚當作是一件工作或任務,把它做好做完,這樣可以節省大量的法律費用和你爭我鬥的時間,把這些金錢和時間花在孩子身上,不是更符合你在公司所講究的工作效率嗎?」遺憾的是,這時的海倫已經聽不進任何人的勸說,她不敢相信二十年來在她面前老實巴交唯她命是從的男人,竟膽敢跟她頂嘴,還要和她離婚,這天她頭上像冒了煙似地氣呼呼走了。

當然,海倫並沒有做任何嘗試或低下頭來挽回她的婚姻,反之她咬牙切齒地說要報復阿政,要報復阿政的父母。她還是選擇了走向極端,她的窮凶極惡很自然地成了壓垮他們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在後來訴訟的過程中,海倫懷著報復阿政的目標,拚了命地想要得到房子的所有權、全部的存款和股票、她自己全部的退休金,還要阿政公司的股票和阿政名下的退休金,她想用金錢來拴著阿政,來挽回她在家中女皇般的地位和她那朝不保夕的婚姻,否則她要阿政淨身出戶,餓死在家門外。

表面內向骨子裡是條漢子的阿政並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雖然他在法律上可以輕鬆地要求兩人共同財產的一半,他卻壯士斷腕般無條件地同意海倫每一項的無理要求,把完全不公平的離婚協議簽了。他求仁得仁得以搬出了家門,可是海倫還是緊追不捨,不僅每天都寫非常惡毒的電郵給阿政,辱罵他的祖宗和父母,甚至還夥同她的母親一起打電話給阿政的父母,威脅要把他們的孫子孫女教壞教傻教得不成人樣。海倫已完全失去了理智,忘了孩子們是她自己十月懷胎生下來了的。

海倫和阿政的離婚訴訟因為阿政的完全讓步而很快地結束了。海倫表面上贏了,但她卻是人生的大輸家。她得到了絕大部分的財產,但卻失去了一個可以相知相伴相守的另一半和她的兩個孩子。她以為常春藤名校的博士學位可以讓她高人一等,可以讓她在婚姻中施以傲慢,可以以輕蔑與謾罵來對待她原應該恩情相待的枕邊人,如今離婚了。她一方面狂妄自大不懂得低頭,一方面又沒辦法接受離婚的事實。因此,她一直走不出阿政離開她的陰影,過得一天比一天痛苦。

反之,離開這個家的阿政,就像掙脫了烏雲面向陽光的鳥兒,重獲了失去二十幾年的自由、自主和自尊,他露出了多年不見的燦爛笑容,因為他可以從此舒展被折的羽翼,再度高飛。他一如既往地認真工作,但也花時間陪伴孩子們,三個人快樂地生活,很快地就把海倫的影子拋諸腦後。一天,阿政的女兒悄悄地在他耳邊說:「爸爸,離開了媽媽,我們就像離開了痛苦的惡夢,謝謝你愛我們照顧我們,你為了你自己的幸福,也要快樂地好好生活下去。」阿政流下了幸福的淚水,他覺得他淨身出戶換得的自由,是他一生中所做的最划算的買賣。

後來,我再也沒有聽說過他們的消息了。但是,在我們這個專門處理離婚訴訟案的律所,類似的案例層出不窮。這天,一個打扮入時的女人依約來見我們,她泛紅的目光帶著憂傷,說明了來意之後,我們依照慣例告訴她,我們對來諮詢的客戶的心裡話:

一、試圖和對方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談,看彼此間的爭執或差異可否談開,主要希望雙方可以重修舊好;

二、如果無法兩個人談,建議尋求共同認識並且信任的親戚或朋友做中間人;

三、如果無法繼續在一起,就要做好離婚協定的準備,協定中會涵蓋子女的法律監護權和實際監護權、子女和配偶的膽養費、私有財產的認定、共同財產(動產、不動產、存款、股票帳戶、退休帳戶等)的分割,最好有懂得法律的中間人。如果可以達成公平的協議,兩人的共同財產應該是平均被分配的;

四、如果無法達成協議而走入法律程序,當事人必須有心理準備,防止兩人的共同財產會大部分進到律師的口袋。而且只要有一方失去理智,兩人甚至可以打官司到一貧如洗,不僅無力撫養孩子,也因為忙於官司而失去孩子成長中所需要的陪伴。

說完,這女人破涕為笑,站起來直跟我們道謝,走之前她跟我說,她明白怎麼做了。一周後,她又約了時間要求見我們,一個男人跟著她一起進來,她說是她老公,兩人眉開眼笑,完全看不出是來做婚姻仲裁。那女人說她和老公是來感謝我們。一周前她從我們這兒走之後,回去就找了機會把我的話說給她的老公聽,兩人嘖嘖稱奇,竟然有把客戶往外推的。接著她和老公徹夜長談,把誤會解開了,不僅不必捲入沒完沒了的官司,節省了大把的鈔票,更重要的是有更多的時間陪孩子一起成長。臨走,兩人再一次表達謝意,也為浪費我們的時間向我們致歉,他們留下一籃水果就開心地走了。

我心裡為他們高興。幸福婚姻的必要條件不在門當戶對,而在兩人的心是否可以走到一塊。海倫和阿政的距離不在學歷,而在海倫的自以為是和傲慢,她沒有從她失敗的婚姻中汲取教訓,如果她還是不懂得婚姻中必須的恩情並施和公平付出,那麼她註定要孤獨終老。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下)(寄自加州

➤➤➤傲慢的代價(上)

退休金 股票 加州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如煙歲月

下一則

年邁但未凋零 疫情下美國二手書店逆境求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